搓澡儿

南方的冬天简直能摧毁人的意志。待过的城市里,北京,哈尔滨再凛冽也觉着不过是寒风伤着了皮肤,厦门四季都宜人,而成都,重庆和武汉的冬天是冷到骨子里,尤其是重庆,成都的被子至少可以焐热,而重庆的被子哪怕睡了一宿,挪个身子仿佛还在冰箱里。

非常想念小时候在哈尔滨的日子,没事儿就跟舅舅去热腾腾的澡堂泡澡,服务生拿搓澡手套给搓的干干净净,身上的灰搓成一条条儿的掉下来,洗完后尽管觉着皮肤火辣,但又感到轻巧凉快,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从小我们一家就老开玩笑说来南方之后压根就没洗过干净的澡儿。澡池子里泡过澡后,一身膘肉的大叔们横七竖八的围着浴巾在大堂的躺椅上看电视或是睡觉,再点杯饮料就是一下午。那时候还小,阴茎上一根儿毛都没有,总被大叔们笑,我小时候又腼腆,红着脸遮遮掩掩像个小姑娘。照理来说这该是童年的一处阴影,但长大后却成了一个念想。想想现在回去就不会害臊了,也可以自在的泡在冒着热气的大池子里,光着屁股被服务员搓出身泥,然后躺椅上虚度时光了,哦不,这不是虚度,比起一些靠虚荣心去讨欢喜的情感来说,这种享受是扎扎实实的,就像做爱一样实在。嗯,去哈尔滨的别光去看冰雕了,应该脱光衣服和朋友去澡堂子里泡个澡儿,然后傍晚出来后下馆子整个杀猪菜儿,整盅白酒,这感觉放四川话就是“安逸”,在零下三十度的哈尔滨,这样你只能感到暖。

山有灵

On the trekking route of Mont Blanc

On the trekking route of Mont Blanc

Volcano

Volcano in Bali

从巴厘岛和阿尔卑斯山地区回来有阵子了,还挺想念在那儿的日子。钦钦也回西班牙去上学了,生活又变成原来的样子,忙碌时忙得晕头转向,闲时找不到一点儿事儿干。今儿下班之后愣在座位上很久,想想有时候下班这事儿也没那么值得让人期待。山子跟我说,他年纪大了,所以很多事情不想计较了,也开始计较些不该计较的小事儿。跟山子生活在一起,特别有意思,也觉得这人身子里藏了不少故事,览闻辩见。最爱山子说荤话的本事,像二十多岁的盲流子活生生塞进了四五十岁的皮囊里。

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干所以索性去看看小阳,他下午的时候跟我说又跟女朋友吵架了,狮子座的女的真难整。

可能是两年前刚来成都没什么朋友,那时候在小阳店里工作,再加上他性格特好,所以哪怕是现在,见了他也感觉十分亲切,有些人就是浑身散发着讨人喜欢的气质,山子、袁野、小阳都是这样的人。

后来自己一个人去吃麦当劳,觉着一个人无聊的时候,越是喧闹的地方反而给人寂寥的感觉,银石斜对角那家麦当劳工作日的时候人很少,尤其是晚上十点多,坐那儿吃麦当劳,窗外正对着璀璨的Prada的背景墙,楼下来往的情侣,显得整个人都忧郁了,哈哈哈哈!这种孤独的感觉在异乡呆的越久就越是强烈。

十一我要去攀登一座雪山叫做格聂峰,海拔6204米。小黑几个朋友在我登山期间会进行为期7天的转山,也算有个照应。这座山登顶的记录比较少,看报告和小黑他们的踩线来总结算是座难度比较大的山,最近在认真的准备装备等事儿,感谢良品借给我了手持的GPS,我这次用的是非常轻装的阿式攀登,没携带那顶MSR的帐篷,而是用了MSR的E-Bivy,包括防潮垫,睡袋都是采用极其轻量化的选项,食物和燃料炉头、攀登装备我也会尽可能的轻量化,像Mark Twight的Extreme Alpine中写得一样,“更轻、更快、更高”“别停下来”,这座山是对自己比较大的挑战,为什么不说挑战山峰呢?在我心里,一直坚信在雄伟的山体面前,人类不值一提,所以我也唾弃如今商业登山宣传文案里总是掺杂着“征服”和“挑战”之类的的字眼,本着这种心态去登山的人,自然不会被山神护佑。这是我登山爱好生涯里的一道分水岭,望山神接纳,保佑。

Bali Island: Flickr Album Link // Tour Mont Blanc: Flickr Album Link

共 156 页123...最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