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拘留十日

拘留十日

首先感谢所有在微信问候我的朋友们,你们的消息我都收到了,但是由于被送去拘留的匆忙,所以很多我没法及时回复,大家放心我过得还可以。尤其感谢那些周三去探视我的家人,还有周良一,小黑,山子,回力,袁野,林一凡,刘恒丰,刘攀。虽然因为探视人数限制,只有家人和刘攀探视到了我,不过我真的特别感动在我出来之后才知道你们大老远开车过来,尤其是开车来了三四趟,结果一次都没看到我的袁野。今儿出来第一时间袁野他们接我去吃火锅,跟我说起当时去看我时除了换洗衣服以外,甚至给我准备了香皂,扑克牌。算错天数,提前一天来接我还怕我太早出来没吃早饭,为我准备了包子和豆浆,结果看都没看到我影子,听到这个我笑得肚子疼,但是心里暖和极了。

以下是些琐碎记录:

周良一曾经跟我说:人神经绷紧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之间放松的话,总会生场大病的

这就像我,拘留所里时刻挺直腰板,耳听八方,回到家后终于鼻涕止不住的流,眼睛也感觉有点酸痛,和在拘留期间的最后几天一样不停地咳嗽,咳到肺疼,感觉今儿晚上一睡下去就会发烧。但我还是想坐在床上安安静静的记录一下这十天,很多朋友在朋友圈儿里留言,有说我人生越来越圆满的,年长的几位朋友都说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珍贵的人生经历了。

今儿早上从拘留所里出来,从警官点名开始我就一直很紧张,生怕他因为我们几个要走的人在下面唠嗑而把我们拖延到下午释放,这是时常发生的,因为我真的是一秒也不想呆在拘留所里了。出来之后,深舒一口气,当初审我的那女警官站在门口来接我,难得她大老远从市区里开车到郫县接我和刘吉(套牌出租车拘留15天的朋友),刘吉的老婆也跟了来,长得清秀漂亮,故作生气的说不认识刘吉,刘吉和我坐在后座上,侧头对我傻傻的笑了笑。

起因

很多人问我当时为什么会被抓,5号那早起来去五金店买点东西,打算买完去公司,五金店离家也就百来米,是个街边铺,要上人行道区域的坎儿,位置也算隐蔽,我骑着我的越野摩托停在了店门口,熄火取下头盔,往五金店里走,后面不知哪儿一辆交警摩托堵上来,让我出示牌照和行驶证,但是显而易见这种排量的摩托是没法正规渠道在成都上牌照的。交警用对讲机招呼停在路边的那几个警察也上前来把我带走,这我才知道原来这家五金店就在交警队旁边,我算撞蚂蜂窝上了。

审讯我的两个三十多岁的女警官,在审讯完后和我聊天,女警官也放下架子,问我是哪儿的人的时候,我说我是哈尔滨人,她还说难怪长得帅,搞得我一阵不好意思。后来也话题聊到攀岩,户外,我的工作等等。笔录什么的经由她们手提交到上级领导,我则在“休息室”里等候审讯结果,到最后我因为无证驾驶无牌照摩托车,被判处拘留十日,罚款一千一百元。俩女警察还特地跟我说这种排量大的摩托车最近在严打,因为市民投诉声响大,本来上级领导批的拘留十五天,但是她们求情说七天(和我一批进去的几个人都是小排量摩托车,都是七天拘留),领导觉得不妥只好减到十日。随后我就被警车送到了郫县的成都市行政拘留所,没错,跟电视里一样的,有铁笼子的那种警车。

红褂子

到了拘留所时天已经黑下来,站在管教室门口被搜身,被剪掉了所有身上是绳状的东西。鞋带这些东西在交警队的时候女警官就让我取下来寄存,之所以要拆除这些绳状的东西,是怕关押人员用绳状的东西自杀或者伤害他人。搜完身后,每人分配一个吃饭用的塑料小盆儿,一个塑料勺子,被送到了203过渡拘室,拘室也就30多平米,左右两张大通铺,中间一条过道,尽头是洗手池和完全裸露在外的蹲式马桶。在一群红褂子的人包围和呵斥下,哆哆嗦嗦的脱了全身的衣服,光着身子被要求在监控镜头下抱头做了三个下蹲,袜子被扔掉,我们称之“安全检查”,接着被要求出示“机票”(审判裁决书)然后他们登记在册子上。

然后被红褂子的人安排到了大通铺上,大通铺就是东北的炕,只不过底下不烧火,铺上只是垫了几层被子。因为新进来的人多,约莫十米的通铺上挤满了20多个人,每个人必须侧身睡,我们管这叫“睡刀片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红褂东北汉子骂骂咧咧的让我们闭嘴,一瞧就是个管事儿的。被子全是臭脚的味道,毕竟是过渡拘室,所有被拘留人员进来的头一宿都是在这儿睡,难免有些脚臭的遭不住的。

所谓的褂子就是一个套在外套外面的区别服,身后印的都是一样的“成都市拘留所”,只不过区别服的颜色不同,分为红色,蓝色和黄色。几乎所有拘留人员第二天会被分到蓝色的区别服,黄色区别服的那些是严管对象,很多都是二十多天的,听说有的黄褂子还没得到最终审判结果,比如把人砍了,人还在医院随时可能死掉的那种,所以黄褂子的人都是随时可能转到隔壁看守所去的。而红褂子只有203拘室的13个人穿,而我就幸运的被分到这13人中去,只因为毕警官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哈尔滨人,他说203的头儿就是哈尔滨人,于是就把我分到了203去。

所以说203的红褂子究竟是干什么的呢?像刚说的我头一宿进来接新人的“仪式”,还有每天早上打扫室外的卫生,随时可能被叫去擦所长的办公室,或者去拘留所外车备箱里搬一箱酒到所长办公室,随时可能被叫去给别的拘室不听话的人带手铐脚链,多做了这么些事儿,也自然有特权,相对于蓝黄褂子的人来说,红褂子多了点儿自由,多了点儿放风的机会。烟和打火机,火柴在拘留所里是严令禁止私藏的,而警官对我们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在探亲结束后搜那些蓝褂子的身时搜出的烟,也都允许我们捡走,有个戴眼镜的警官每天送一包烟给我们。我们也基本不用值班洗碗,因为这些都命令新进来过渡的拘留人员去做,所有人都叫我们“老人”,叫他们“新人”。我们八人霸占一张大通铺,而领头的老乡吴哥的位置最大,地位也最大。其他拘室都没热水,而我们被允许每天早上去打两大桶热水。前几天有个吸冰毒关进来的男的药没醒不听话,我把他揍了一顿,警官来了也只是看了看,任他怎么闹,也不追究什么,这要是发生在别的拘室,我恐怕接下来几天都带着手铐和脚链了。所以我们在警官面前我们是条狗,犯人面前是大哥。

每天

朋友都感兴趣拘留所里每天都干些什么,我来说说我们203的人一天都干些什么,早上6:30起床,整理铺位,然后小推车挨个拘室打饭,每次听到小推车的轮子声儿,都有人喊“火车进站啦!”。我们从小窗口递出去所有的碗,两个师傅打了白米粥之后再一盆盆递进来。吃完早饭,训练新人大声朗读洗脑一般的挂在墙上的“权利和义务”,其实就是几段简单的话,但是听说除了我们红褂子的人,其他人拘留期间会被抽查,如果背不出来会被罚站,当然我们总爱开玩笑告诉新人在这里面你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所以背好第二段自然更重要。

然后警官点名,这群昨晚进来的新人每人拿着自己吃饭的塑料盆儿和勺子,到操场集合,准备分到其他拘室,而我们红褂子就负责拖操场两侧的走廊地板,倒各寝室的垃圾,然后我们可以不像蓝黄褂子一样在操场集合听所长训话,而是在屋里洗澡。然后等着吃中午饭,中午饭一般就是汤泡饭,里面有白萝卜和白菜,偶尔还能看到几个肉丝,如果你有在周一周三周五在小卖部办理每日20块钱的加餐的话,中午和晚饭就可以吃到稍微上档次点儿的饭,一般都是回锅肉,而老乡吴哥不吃肥肉,所以每次都先盛给我,以至于每次吃完都感觉特别腻。

吃完午饭,铺床休息,两个值日生起来坐在房间两头值日,其他人睡到下午一点半,起床然后无所事事,警官心情好的时候(极少,操场上的篮球架子和网球架子基本是摆设)像遛狗一样把拘室的人放出来让他们在操场自由走动一会儿,警官心情好到不行的时候会把篮球和羽毛球拿出来给我们玩儿。然后就是无聊直到晚饭,那挂在墙上的比老式背投电视还小的迷你电视,一般六七点开,周末的时候上午就开,永远都是CHC电影频道,放的全是垃圾电影,这十天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少林寺,以至于现在提到李连杰我都犯恶心。

每天下午我,东北吴哥,“被判25天拘留的套牌且把交警挂在破碎的车窗上拖行的黑车司机刘兄”,克隆车司机几个都一起打斗地主,斗地主的牌是前辈用小卖部卖的内裤的盒子、豆腐乳盒子做的,做工极其粗糙,但是创意十足,端起牌搓开牌都费劲,不过有牌打就已经算好了,也不敢多要求些什么。

晚饭一般是中午剩下的,反正拘留所里的伙食给人的感觉就是厨房有什么就烧什么,不管是不去头尾的胡萝卜还是烧糊的白萝卜,不过比我以前电视里看到的天天啃窝窝头的还是好很多。

然后七点左右铺床,躺床上睡觉,第一班人值班从七点到十点,然后叫下一班人从十点到十二点,接着就是两小时一班直到凌晨,当然我们红褂子不需要值班,都是新人的事情。晚上一个房间里可能有六七个人同时打呼噜,有的真的是惊人的响。开始几天睡得还算好,到最后每天五点多自然醒,醒了就再难以睡着。

被拘留人员种类

十天里,接收最多的就是打捕鱼机的,就是那种游戏厅里常见的捕鱼出游戏币的机器,只不过这里说的捕鱼机系非法,倍数极高,直接吐的是钱,这样的人基本上警察一抓就是一群。然后第二多的就是吸冰毒的,这些人面黄肌瘦,平常人还算清醒,但稍不留神就看他们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儿,第三多的就是无证驾驶的,再就是嫖娼,嫖娼里有八百包全套的,也有八十块钱速战速决刚要动手就被交警逮住的,偶尔也有打架的,砍人的,散播谣言的,发黄色小卡片的,最有意思的是收过有个是假冒警察的。有时候也会来几个吸食海洛因的,基本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几乎随时躺在床上鼻涕直流,早上起来还止不住的趴在厕所旁边吐。那些吸毒的人在大家看来,是对生活彻底放弃希望的,他们不会注重外表的东西,有钱都去买毒品,没钱就去偷东西,吸毒的一般都会判14天,其他的罪行的人也会尿检,如果查出毒品就再原有罪行上叠加14天。

信儿

进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出来的时候带了一沓子纸,那些纸都是为仅有一面之交的拘室室友们带出来电话家人转告的话语,因为拘留所不允许打电话,很多人被关的匆忙,家里人或者朋友都不知道,有因为不履行合同被法院送过来的总经理大叔带给手下员工的话,有没驾照的男孩儿叮嘱女友的,有嫖娼让家里人瞒的。

出来之后第一时间一个一个打给他们,带出来的都是希望,告诉他们探视时间等等。印象最深的是写在卫生纸上让我转告他女友的那句:我在里面一切都好,不要担心,下周一就回来了。

在拘留所也认识了几个以后可以深交的朋友,比如酒后打架的老乡吴哥,东北菜馆儿老板徐总,无证驾驶的川音声乐教授,比如司机师傅刘哥,罗涛等等。因为各种原因聚在一起共患难,结果就成了短期每天睡在自己身旁的朋友,一开始你就能看到他的身体各处,看到他吃饭的样子,睡相,要有人惹也都立马一个战线跟人撕逼,也是挺奇妙的事儿。

出来之后,我被那女警官送回交警队取寄存物品,在交警队大门口等袁野的时候,我不停地感到恍惚,一种不敢相信自己恢复自由身,但想想恢复自由身也只是活动空间大了些的矛盾情绪,但看到朋友之后眼睛都感到湿润,背井离乡的在成都有这么一帮朋友真好。这次拘留之后我决心考个驾驶摩托的E照,正如女警官说的,只靠罚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拘留所里有句大家常提的话:这是一个风都能把你刮进来,但是牛都没法把你拉出去的地方,既来之则安之。是啊,既来之则安之,拘期已满,受益匪浅,权当这是一份不可多得的人生经历,往后处处小心,再也不想回去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