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执行小记

执行小记

绵阳的苏荷酒吧做完活动后,回程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把物料送回办公室,拖着疲惫的身子打车回家,本来多喜欢和司机闲侃,因为觉得开夜车的司机都寂寞而且挺有趣,但今儿实在是疲惫的不想张嘴,到家了扯了发票就走。

今儿执行活动发生了点儿不愉快的事儿,在带着两个乌克兰姑娘中途巡场的时候,人挤人,前面儿出现个光头上前要摸其中一个,姑娘很不愉快的避开,光头看出来已经喝的迷迷糊糊了,又伸手要去摸她,我用手轻轻地拨开他,没想到光头抓着我的手不放,连着几脚踹上来,还试图要双手抱我的头,但是苦在身高太矮,因为对方人多,几个人全都是光头还有个断后的后脑勺留着刀疤,加上本身我们做执行的都知道这样情况不能冲动用事,那矮个儿光头已经被同伴抱住,我快速离去。但是执行完毕后,我们的人走的差不多了,他们一小弟进来把我招呼出去,我出去之后被几个人围住,刚拉我手的那矮个儿用四川话问我为什么要抓他的手,还说了几句我听不大懂的话,我表示疑问然后又赔笑几声,这才让旁边几个还算清醒的同伙招呼快走。这要在东北老家,恐怕想滋事儿的,酒瓶子都砸上来了吧,哪儿有这种无聊的对话。我从一开始就对夜场没一丁点儿兴趣,不像有些男女觉着夜店多有趣,我是那种在夜店可以睡着的人,男男女女就着节奏感强但是一点儿都不优质的电子乐一顿瞎蹦,买的是那些我们做执行的都知道成本有多低的昂贵酒品,身边簇拥着各种“小蜜蜂”,能有啥意思。好在这该是我最后一次执行活动了,这两天好好准备一下28号一户外公司年会上的演讲,这才是我爱的。

与此同时,Nicolas在马拉维湖和自己的女友,发了条微博祝大家圣诞快乐,让我想到那年五一,在这群城市蚂蚁在各种商业营造的气息中过节的时候,我在雪山上忍受孤独和寒冷,无论是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来自心底的骄傲。阳阳这两天微信跟我说话的时候开玩笑叫我酷弟,确实,生活就应该像她总说的:人生路,必须酷。

每次深夜回保利中心都能看到长相不错,衣着好看的男女醉着酒大声喧哗,楼里有几个还不错的酒吧,每次看到这些漂亮姑娘心里都想着我心里那姑娘穿这一身儿估摸着比她更气质更美吧,然后心里苦笑几声儿。困了,睡。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