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推车贴纸

推车贴纸

饺子1024效果图

昨儿晚上花了几个小时东拼西凑弄出了这个设计,就是之前三姨四姨委托我做的「手工生饺子贩卖车」的贴纸,实际上这贴纸长一米八,高七十厘米,做出来的源文件足足有570MB的大小。真印刷出来之后,图中最小的饺子都有拳头那么大。自己看看觉得如果这要是在家楼下看到一个像这样推车的卖手工生饺子的,我大概也会有兴趣来二两上楼煮开尝尝吧。从来没想过自己做这么接地气的设计,还挺开心的,喷绘店的老板也很惊讶竟然有客人带着现成的作品来喷绘,而且很喜欢我的设计。我只希望到时候我的设计可以使她们的摊儿吸引多点儿客人。

这两天跟妹妹单独相处的时间多,晚上给她做饭,做的是意大利面,她很爱吃。吃饭时跟她说起了性和爱,看她有时不好意思那样儿还挺可爱的,从她嘴里才知道我妈虽然有时候嘴上犟,但私下里还存了我女友照片,甚至和她显摆,我老说女人可爱就是因为她们总让人摸不着头脑。我跟妹妹说着说着,就觉着像跟自己的孩子聊天,尽管外表看不出她才十二岁,但心理年龄没什么出入,我要做个以后能让妹妹依靠的哥哥,也会尽我所能让她快乐成长的同时尽量避免受到伤害。一年又一年,看着她成长,长相越来越吸引人,思想也稍有变化,还是挺有意思的,这几年过去想必她对各种事物的看法都会改变很多吧。

事实还是证明我没法和我妈相处太久,一天两天还感觉舒适,但是时间一久问题接踵而来,她一直觉得我不很注重外表,这我倒认同,因为时常我觉得反正自己女人不在身边,怎么舒服怎么来(尽管女人在旁边的时候时常两人一起邋遢)。再就是她很看不惯我对女人这一套,觉得我和我爸一个样儿,她很清楚我的这些事儿,因为我不避讳,作为一个母亲,她从几年前就觉得除了我咎由自取,就是被她人所害。每当说起这个,我都嬉皮笑脸打圆场儿,接着又被说:你那嬉皮笑脸的样儿跟你爸太像了,或许自己真的存在不少问题吧,花时间好好想想。今儿花不少时间跟她谈起我对一些小生意的看法和计划,这么多年,我终于觉得她对我的说法有着极大兴趣,能观察到她眼里放光,希望这是个好兆头。

我从来不喜欢别人说我说到却做不到,特别是我敞开自己生活,露出自己弱点,却反过来被用来攻击自己。想起当初老胡和我,还有小白一起吃饭的时候,老胡问小白喜欢我哪一点,小白说的是我总能说到想到的事情就去实现。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给几乎所有亲近的朋友和同学的看法也大致相似,几年过去,我依然记得这句话,也一直很珍惜这些评价。这两年里许多事情,因年龄的成长,顾虑也多了不少,做事会没有以前果断。究竟是否说到做到,大家也看在眼里。这两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单车骑行亚欧的事情被赞助方放鸽子暂时搁置,付出了非常大的心血,但是我会用行动证明,大丈夫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我应该是身边最晚使用微信的人,比我再晚可能就只有好哥们儿德培了,用了微信之后我就很少再用QQ,今儿把QQ下回来,只有三十几个好友,不过有个”朋友”的服务,里面关联了七百多个好友,打开一看,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因为母校厦外和谐的年级氛围,又只有十二个班,所以大家只要不孤僻一般都认识很多人,尤其是我这种不好好学习,天天无所事事的,看到了几个名字和他们的签名,感触颇多。高中时,我直到毕业都没记全同学的名字,有时候路上跟我打招呼的我甚至分辨不出来是不是同班同学,但初中就不一样了,这些名字基本都格外耳熟,看到名字常能马上想出长相,瞬间觉得QQ的校园情怀,微信是无法复制的。当看到谭若宁这名字的时候,发呆了一会儿,一晃她已经因急性白血病走了四年多,名字没变,签名也没变…

分享一个今儿给Terry分享她很喜欢的,前年在博客上有分享:现在,我渴望女人温柔的抚慰,鸟儿的歌唱,指间流动的泥土的芬香。我正寻找合适的土地来购买。我将在上面饲养鹿、野猪和小鸟儿;种上三角叶杨和小无花果树。我将造一口池塘。傍晚时分,鸭子前来媒戏,鱼儿浮出水面,将小虫子塞入嘴中。几条小径穿过这片树林。我和你迷失在大地的波澜起伏之中。我们来到水边,躺在草地上。一块小小的招牌上委婉地写道:这是真实的世界,我们都置身其中。——B•特拉 摘自<血红的兰花>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