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Whoops

Whoops

三姨从浙江来重庆了,从小对三姨没太多的印象,只记得人傻大,特老实,信基督,猪肉炖粉条儿做得好吃。十余年没见,来重庆一见觉得三姨很可爱,和印象里一样,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答应人从来都用 嗯哪,十分亲切。做的菜也特有家乡味儿。三姨虽人傻大,但性格十分好,生活里也是个十足的老实人,只是俩孩子都不太让她省心,听她说前段时间在浙江打牌,有人欠钱不给,女儿胖丫儿姐拉了三车人过来到茶馆儿就把这男的一顿扇,椅子一顿砸,把壮汉当场吓傻了,还有些事儿,让三姨后来想起就感觉后怕,常说哎呀,就是啊,当时要把人打伤了或者喊来的人被打伤了,不都是我们赔钱嘛。还有回胖丫儿姐打老虎机作弊,把老虎机里的钱赢没了还欠了自己一百多,这几天我都拿这两件事儿当笑柄。虽然都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但可能是从小环境使然,家里这些大人小孩儿都太血性,年轻时候医院都没少进。三姨,四姨,我妈(五),舅舅(六)几人聚在一起感觉终于有家味儿了,几人说话都贼逗,前两天,一锅猪肉炖粉条儿,一盆鸭爪,饭包,大葱蘸酱,几箱子酒,就是一桌菜。这几年虽依着传统,过年还是十几个菜,夜里十二点还得吃夹杂了几个硬币的大盘热饺子,但总觉得缺了点家味儿,这回过年终于可以闹腾点儿了。

好久没成宿的打Skype网络电话了,凌晨六点多才睡,早上九点多起床,本来是要去石桥铺给三姨定制白铁的移动推车,后三姨身体不适取消了计划,睡了个回笼觉,中午起床,妈已把饭菜做好,这样的好日子没多少了。自己生活这么多年,凡事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活生像放养的孩子,以后争取自己孩子也能早日独立,倘若进了大学,得教导他该如何珍惜友谊,校园内的恋爱能满足什么,男孩儿没钱没能力,行动力贫乏。砸父母的钱谈恋爱,却只会在床上干一整天,信誓旦旦到最后屁都没有,每天除了游戏只有女人。现在的小伙儿都太爱自作多情了。

最近主要的任务是把两个网站弄起来,一个是和Dustin合作的对美国的电商平台,一个是给钦钦做一个代购平台。等这两天思绪整理好了,再回成都,有点想达哥和我的摩托了。大前年这时候在博客上抄了大地惊雷里的一句话,前年这时候我在北京工作,去年这时候我看了The Sessions,还把结尾的诗歌抄到了博客,时间过得真快。今儿回头看看觉得都很美,再抄一遍。

  1. 让我用文字触摸你

因为我无用的手就像一双空手套

让我的文字抓住你的头发

滑过你的后背  挠挠你的肚子

从我的双手  轻盈自由地飞行

忽略我所有的梦想  固执地拒绝

完成我最安静的欲望

让我的文字进入你的心灵

埋葬火把

带领他们进入你的身体

于是它们温柔地

存在与你的身体里

From: The Sessions(2011)

  1. Leaning, leaning. Safe and secure from all alarms. Oh, how sweet to walk in this pilgrim way. Leaning, leaning. Leaning on the everlasting arms.

依靠,依靠,安全、安心免于骚扰。 这条朝圣之路多么甜蜜。依靠,依靠,依靠于永恒的臂弯。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