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朝圣

朝圣

回重庆了,觉得现在的自己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小时候回家从来都是坐在电脑前面钻研技术,现在可以坐在阳台的秋千盯着外面发呆很久,还会耐心的给家人洗碗做饭。面对这台硕大的台式座机屏幕感觉很好,用它1920分辨率的屏幕看我之前在雀儿山拍的相片,感觉像回到了山里。我自己的笔记本已苟延残喘,估计离彻底开不了机已不多时日。在动车上看了电影「朝圣之路」,电影刚一开始几次差点落泪,但中后部分便感觉平平,一般电影里儿子去完成父亲梦想的居多,如之前看过的Eiger峰攀登纪录片「阿尔卑斯:自然的巨人」等,但这部片子是反过来,主角儿子前往圣地亚哥朝圣,第一站比利牛斯山便因暴风而意外丧命,父亲从美国赶来取尸体的时,尽管年已六十,但还是决定完成儿子的愿望,应该也是因为这种关系,所以我觉得前段很感人(我想起之前登山圈儿里有位清华学子叫严冬冬,他因冰裂缝事故去世后,父亲与严冬冬的山友一同去寻找尸体,父亲提出要试试登山)。路上遇上了不同想法而踏上这条徒步线路的三位年轻人,一个为了戒烟,一个为了减肥,一个为了创作。

但除了片头丧子之痛演的生动煽情之外,其他部分对于我这样的户外爱好者便没了什么吸引力。欧洲第一大旅游线路、三大朝圣之路最著名的「圣地亚哥朝圣之路Way of St. James」尽管路途很长,但如今每年10万人次行走的朝圣路,无论是强度难度早已今非昔比,所谓朝圣,便是道德或灵性意义的探索旅程,而我一直认为真正能影响人心的东西必然需要苦其心志,远不是只看看美景便能改变人心,当然我指的是真正的苦其心志,而不是现在许多小年轻背着单反跑到西藏转一圈便觉得自己心灵受到了洗礼,一方面那不是真的苦,另一方面如今西藏许多地方我觉得与城市大同小异,反而多了更多骗人的东西。若干年前,真正的天主教徒在装备简陋的情况下忍受寒冷饥饿,通过走朝圣之路达到忏悔和赎罪的目的,像是电影中四人看到的背着巨大十字架行走教徒,背后伤痕累累。但今天,Way of St. James还可以通过骑马骑车通过,中间补给站也非常多,电影里人们动辄美酒佳肴,几个人几乎以腐败形式走完了这条线路。当然这样的情况也不仅仅是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世界各地许多朝圣之路都已被“旅游化”,本最不该与金钱扯上关系的朝圣,也有的人开始用金钱去塑造标准了。关于朝圣,我唯一认同的观点便是法国警察对主角说:朝圣是件很个人的事情,为了你自己,不要为任何人。网上关于「圣地亚哥朝圣之路」写:

在这个惶惑不安的时代,大家都很着急地往前冲,拥挤在狭窄的过道里,争分夺秒。可有时我想,越是这样,越应该在某个点上停下来,好好地想一想,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终究想要的是什么。而圣地亚哥之路是个很好的出口。等到有一天,我们真的感到疲倦、迷惘、绝望而没有出路的时候,不妨到这里走走。

我记得电影里有很多天主教徒颓废在这条朝圣线路,以至于信物念珠都已可以随手捡到,倘若真的这样,不如去中国西部一些尚未被过度开发或者原生态的徒步、转山线路,电影里我最喜欢那个为了戒烟的女人,刚一见主角便一顿冷嘲热讽,问主角是生活情场失意还是为逃工作压力来到这儿,虽然说错了人,但是句句真实。如今有太多的人被猫力这样的人影响的放弃工作说走就走,但是走出家门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更需要钱,所谓穷游,如果自己的价值观没有建立好的话,根本就是扯淡,然后近期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猫力拖欠摄影师版权费的事件让原本的粉丝们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当成了助人成名的旗子,原来没有所谓的穷游。我一直觉得城市生活既是病态又是我们这些城市人无法轻易摆脱的,这种感觉尤其出现在每次从荒郊野外游玩回到城市,你看,每个人都在无数条条框框中成长,人是群居动物,但是在如此庞大的城市规模里,人与人的关系必然会变得冷漠,每样物品都被打上了标签,大家有了参照对比,便想追求更好的生活,就一心只想着生钱之道,我在去甘孜路上和小莫聊天说起,我最怕的便是每次出行,都能想到归来后的心情,归来后我还得惦记生活,还得惦记钱,一切烦恼都随着汽车接近城市,而慢慢回来。在我看来,人生苦短,人走后带不走一分一厘,将毕生之力花在城市建设(污染环境)上是最荒唐的,可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