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经

日子过得心不在焉。回重庆本来以为买的30号,中午检查了下,才发现是29号明天的动车,Dustin短信我说找我有事情,问我几点的票,我说十一点左右,他说来跟我一起吃早饭然后送我去车站,刚临近睡觉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是早上九点多的车。

昨儿我跟钦钦说老格在昭觉寺听经,她说也想听,于是我决定第二天早上去寺庙里把诵经录下来。早上到昭觉寺吃了一碗甜豆花,卖豆花的几个老太太一直说我个子高,但人瘦,还不停地问我多高多大了,走过这么些城市,从没哪座城市像成都一样被问起身高的次数多,最常见的就是在电梯里。填饱肚子后,大妈给我指了听经楼的方向,过去看见一群中老年人坐在教室一样的房子里听师傅在解读经书。我坐着听了会儿,主要是讲「戒禁取」。

后又来到上次到过的「昭觉寺念佛组」,几十号人整齐的坐在小板凳上,分成两拨面对着面,领读人戴着草帽敲着木鱼席地而坐在殿的门口儿,四周的护法们举着提醒路人禁言的牌子,先诵的是「阿弥陀佛」四字,众人随木鱼敲打节奏由慢至快,最后长诵阿弥陀佛结尾,又起立诵了一个不知名字的经。诵经场面依然很盛大,发戗处一只白鸽蹲着俯视唱经,一动不动,不负昭觉寺「第一禅林」的名号。每次到这些庙子里,总是心生敬畏,毕竟还是大环境摆在那儿,大多数朋友接触佛教总比接触基督或是伊斯兰教来得舒适坦荡。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在厦门生活的时候总爱去南普陀寺的原因之一,每次骑车从五缘湾出发,自北向南环岛至厦门大学,若是阳光明媚的天,心情别提有多好,听着海浪轻轻冲击岸堤的声音,在平坦的环岛路上骑行,来到南普陀待上几个小时,厦大转一圈儿,傍晚乘着晚霞自南朝北回家,出一身汗。到家后再洗个澡喝瓶啤酒,真怀念那时候。

回来后看了超时空接触,很久没看这么酷的片子了,这片子好就好在有设想科学家在探索外太空生命时,与宗教产生对立关系,倘若有朝一日真的探索到了星外生命,那许多宗教会从根本崩溃吧。晚上和老格去家对面老班长吃了火锅,满脑子都是回忆,也说不上自己究竟是不是开心。

ps1.昭觉寺下午五点半关门,周末两天都有师傅讲经,我去的时候十一点左右,大概讲经从早九点开始。每天都有「念佛组」,但是周五和周三好像有诵一些别的经文。具体查证后更新。

ps2.今儿又有朋友跟我说自己翻看了这个博客很多内容,有点儿惊讶。虽然一点儿都不介意,但是也有那么些理解为什么刚写博客的时候听博友说不想让现实生活里的人看到自己的博客的意思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