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雀儿

雀儿

这次行程有太多感触,许多感触并不是来自攀登本身的,我越来越认同SeanPenn在白日梦想家里以摄影师角色说的:

Beautiful things don’t ask for attention.  美好的事物不会央求你记录他最美的一瞬

再美的照片,再华丽的辞藻也没法让阅读者感受横切过巨石时脚底一滑的心凉,高反辗转难眠,夜里帐篷内只有风拍冰雹打的声音,或是听闻不远处雪崩冰崩落石的响声的感觉,世间万物各有其表,春华秋实各有其美,而在体验时,我越来越侧重于放下相机,静静坐着观看感受,感受切身美好,所以能用照片或文字表达的都不是最美的。我在回成都十几个小时的大巴车上也试图去用手机记录,但有些事儿就是这样,经历过后,就不想用文字记录,那些美好瞬间没有一处写了出来。作此草草总结,希望相片能表达更多情感。以下单纯的攀登总结,方便日后回忆。
此次行程照片:Flickr-雀儿山

星空

海拔4000米的BC,夜里1点,风很大,大概零下5度左右

如果不是记忆里的雅鲁藏布江,我或许喜欢317国道要胜过318。尤其是马尼干戈到八美一段,处处都是画。连续几天的攀登下撤,我和往常一样下山后身体状态不太好,尽管这样,回成都大巴路上也舍不得闭上眼睛。

这次攀登遗憾的在C1告终,原因是小莫状态已无法前进,我问小莫:你觉得我们这次攀登没有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小莫说:我当初对自己的定位太高了吧。因为他没有任何高海拔经验,所以他在第一天进山的几个小时就基本已经耗费完了体力,而第二天BC海拔4000米到ABC海拔4900不断的碎石、巨石、攀岩、横切地形已彻底击垮了他内心,基本都是我攀登半个小时,然后等他半个小时,等我到了ABC之后,我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他才到达。这几天我的状态都非常好,不知是经验的积累还是怎么着,我越来越对自己在高海拔攀登时的续航能力有信心。

第二天一早,从ABC切入冰川欲前往C1时,我先独自切入了冰川,然后换好冰爪打算接应小莫,我让他把冰爪先扔到冰盖上我面前(我所在的冰川是个有几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冰盖,上面有无数冰裂缝),他扔第一只冰爪的时候弧度过高,第二只冰爪直接从左侧冰川与岩石结合处滑下,掉在了冰盖下方。当时我十分生气,他也哑口无言,因为没有了冰爪根本就没法在冰川上行进,我让他去昨天ABC营地看到的两顶不知道是谁的装备帐篷里先偷(借用)一对冰爪,他沉默的站了一会儿,告诉我:我上不去。 我当时以为他说的是上不去冰川,后得知他说的是无法继续前进,我很遗憾,但是还是死磨硬泡把他带到了C1,到达后我研究了一会儿C1以上的路线,觉得自己独自攀登危险系数太大,和没有经验的小莫攀登更是增加了危险,更何况他已经很明确说没法再继续往前走,我只好下撤,下撤途中小莫一直头疼,状态非常差,而我一如既往保持着快速的下山速度,我非常喜欢快速的在碎石、巨石等地形上下撤,曾有向导惊诧于我有时尽管上升状态差,下山却可以非常快。经过了大概五个小时的快速下降,我们又回到了BC营地,因天色已晚,用头灯继续下降的做法也不是那么明智,毕竟当时我们从新路海入口来到BC就迷路了数次,所以我们先宿营在了徐老幺的BC超大游牧帐篷中。

当晚我拍了很多星空照片,原本很不爽有云朵在天空,但后来觉得云朵反而有时候增加了画面的美感,当晚至少看到了两颗流星滑下,拍到了月出,拍到了银河。用这台D7000弥补了之前用D90的时候没有好好拍一次高海拔星空的遗憾。总的来说这次行程充满了遗憾,虽然不像往常自己一个人攀登的寂寞,但我以后不会选择和没有高海拔攀登经验的人结组攀登了,风险太大。如今下山后回想,我有十足的信心下次轻量化单人攀登雀儿山或是半脊峰,我还会再回来。也衷心希望小莫接下来到拉萨和尼泊尔的行程一切顺利。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