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小章

小章

昨儿午饭回来,小章背着书包走来憨笑和我说再见。我问去哪儿,他说离职了。我心一空,出办公室抽烟与他送别,他说头儿说他最近状态也不是很好,就辞退了他。离别前他还给了我一个拥抱,回到办公室久久不能平复,满脑子都是两个月前在他家里,他弹吉他唱歌给我听的回忆。

小章刚毕业,喜欢吉他,喜欢去小酒馆听乐队。平时话不多但是每次和我们活动的DJ或者乐队的人聊起来的时候,都侃侃而谈。为什么来成都呢?我之前问他,他告诉我因为大学的时候来成都旅行,觉得成都好,后来还没毕业就过了来,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还回到学校忙毕业的事情,然后又复职。这几个月的活动执行职位中,他和我一直都在外做着最苦最累的活儿,有时接近四十度的高温,我们也一起在外将那些沉重的架子、箱子搬上搬下。其实同事们并不是那么喜欢小章,因为尽管他话少,但他刚来时能感到一种刚毕业学生的傲气,因为这种傲气他说过些让人耿耿于怀的话。这傲气我在多数毕业的大学生朋友身上都能感受到,有很长那么一段时间我也不太爱搭理他,因为不太喜欢他没主见,和他的说话方式,以及身上那股傲气。但直到他离开,我才真正完全相信他曾经和我说过的:克林,其实我可能说话不太会说,但是你要相信我本身是善良的。至少比起那些质疑你的人,你要善良得多。

我后悔曾经冷落过他,我记得我去他家给他做饭时他跟我说:你是我来成都第一个朋友。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因为他的傲气讨厌他呢?曾经刚出校门的我,还不是出的大学校门,而是高中校门,任凭自己那么一点儿技能和经历就十分气盛。如今看那些学生,看到了自己两年前的影子,想来看,那时的自己确实不讨人喜欢,也感谢诸如当初去豆瓣面试我的HR一样的人们,因为有了他们这群人,我的棱角才得以被慢慢磨的圆滑,当然这也包含我女朋友很多功劳,她总能出其不意的在我得意忘形时泼我一盆冷水,让我能静心思考。有时候就觉得,社会教会你怎么说话,怎么赞美他人,还有如何笑,但在家人和女友面前流露的那种赤诚的喜怒哀乐显得那么纯粹美丽。

我给小章发了一段长篇短信,鼓励他能正视眼前的一切,将经验转化为上升的垫脚石,希望他能知道离去时为了更好的开始。他也回了我一篇长消息,大致意思是:你和我性格不一样,你的很多东西我还暂时没法理解,或许以后涉世深了也就慢慢理解了,从你身上学到不少,真心希望和你们成为好朋友。看着结尾的那个小太阳,我想起昨天我在外面抽烟问他为什么被辞退时,他笑着对我说可能太年轻了吧。

我想他在给我写这篇长消息的时候,这平常沉默寡言,喝点酒就上头的山西汉子,大概在流泪吧。兄弟高兴结实你,期待日后相见,愿你高飞。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