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回家路上

回家路上

这两个月持续跟的活动使我频繁出差,到过不少地儿————龙泉、洪雅、铜梁、乐山、大邑、德阳、内江、绵阳、简阳、邛崃、泸州、中江。

忘记是哪一年春运,看到新闻专栏报道大批农民工国道摩托千里回家,政府沿途设立休息区还发放免费的补给,配的新闻照片是一群头戴全盔的民工和鲜红一片的嘉陵125样式的摩托,这些摩托的后座甚至油箱上都覆盖着大包小包,不是什么专门的旅行包,而是各种亚麻带和破布包捆绑在货架上。自看到那新闻以后,我对这个阶级的回家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不只是像我从格尔木去西安的硬座上看到的横躺竖躺,还有这样潇洒的骑行千里的回家方式。比起动不动吹嘘自己到过哪儿看过什么领悟了多少大道理的,还有那些准备无数多值钱的装备只是出去做做样子的年轻人。我真佩服这些装备简陋,满世界飘荡,默不作声或是爱大嗓门说方言的,真正无根草一样的人们。

the way to home

在每次出差后坐在装载货物的货车的回家路上,两天没有认真清理过自己,就这么蓬头散发的迎着吹进来的风。路上基本只有零星的货车,车灯所到之处亮起柔和的黄色灯光,这也是我喜欢的,前两天去修车师傅那儿维修摩托车的时候,师傅建议我装疝气大灯,但是我对那种射程很远,又直接冷漠的白色射线不感一点兴趣,倒是偏爱复古的黄色圆大灯。小货车就这么一路八十公里的时速,同事坐在后座,静静地坐着发呆也不说一句话,时不时经过一些地方开货车的潘师都念叨这个城市发展好啊,有哪处景点有意思啊,前些年这个地方还是老路啊一类的话语。潘师是个朴实可爱的中年人,或许是长期在路上拉货风吹日晒,他很显老,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他的四川话,但是也能感到他走过了不少地方。一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回家洗衣服,冲个热水澡,然后带达哥下去转一圈,最后舒服的躺在床上和女友聊天,就感到很愉快。

今儿突然想试一下我之前买摩托的初衷,就是驮着登山装备的大包一路骑到雪山的附近,住一晚适应海拔,第二天开始攀登。正好我这个月也没什么事情,跟的活动又比较少,所以明天多看看雪山的选项,然后再仔细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