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Oh Laptop

Oh Laptop

现在写东西担惊受怕,电脑像是癌症晚期,病痛扩散到了身体各处一般,突然的蓝屏死机也不仅显示是显卡问题,时常还出现些其他错误,我想大概是显卡的电路出了故障,长期的突然重启导致硬盘文件以及一些别的东西都出现了问题,有次重启自检出来损坏的文件足足刷了几分钟屏幕。

大概离他真正死去不远了吧,现在他在闪烁中启动,硬撑着亮起屏幕为我工作,每一丝闪烁都牵动我的心,随便碰下屏幕或是看些处理量大的东西就死机时,我不再感到愤怒,而是觉得他像老头儿一样可爱,像是「白鹿原」里鹿子霖强奸了田小娥后慌乱的提起裤子,嘴里念道“不行不行,年纪大了弄不来急活儿了”。这台手提是父亲买给我的,他不善于表达情感,从小没给送过我什么东西,我记得小学时我去厦门,他为我买了一身上下的白色运动套装,这也是印象里仅有的一次他与我一起去商场,当时穿上觉得自己特别帅。还有次他送我一台播放器,我开到最大音量足放了几天“我心永恒”,在那个MP3还不流行的时代,这台一千多块钱的播放器生猛的盖过了一切。后来有了这台手提,运动服和播放器却不知去了哪儿,我从小珍惜亲人送我的东西,另方面我当时十分热爱计算机,记得上学的时候,跟毛毛说过哪怕我是自己一人,有这台手提在我身边我都不会感到孤独,曾一度当它是个活物,走哪儿都带,若有磕碰闪失,比自己受了伤还难受。它之于我,如长辈送梦想当猎人的孩子一把猎枪,从小木剑习武的孩子得到第一把真正的刀剑或是蒙古草原上的少年得到一只猎鹰。当时的电脑还很昂贵,能有这样一台手提是值得羡慕的事儿,它在那时标志着高配置,我兴许前些日子还跟别人夸耀我的配置,但朋友跟我说起自己的电脑配置时,我不禁感叹电子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一点儿都不近人情。

原本我还有台台式机,后来因为有了这台手提,索性就卖了台式机,卖来的钱用来做什么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家人问起,我说是无限期的借给了好友。这是我用过最长久的一台计算机,他在我最孤独的时候一直陪伴我,有人说喜欢我专注盯着他做事情的样子,如今豆瓣上标记看过了836部电影,得有700部以上都是他为我放映;这博客里有256篇文章,之前删除得有大半,算起我至少面对这台电脑上认认真真的打过500多篇文字,若是每天只算5小时,那我也面对他了一万多小时,那些伤心失望,开心自豪的瞬间,他都见证。愿你离去的毫无痛苦,由衷感谢有你陪伴的日子。

ps.超哥和德培在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虽有一副刚强的外表,柔情却显露出来,我觉得他们都特别可爱,愿朋友们在离我遥远的地方能开心生活。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