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天佑昆明

天佑昆明

达哥被一只母的哈士奇追着四处逃窜,回家时发现这只哈士奇自己进了电梯,主人却不在身边,想起之前和主人聊起这狗,那女人说小时候一天喂三顿,半夜补一顿,长大也都蔬菜和肉伺候,意识到她如此疼爱这狗,在这大黑天,大概是走散了。我只好费劲巴力的引导这只没链子的哈士奇到公园寻主人,喊了一会儿,主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从远处跑来。我照看期间,她把一只小泰迪像玩具一样咬着甩,害我被惊魂未定的小泰迪犬的主人吼了一顿,最后还被要求带小泰迪去宠物医院检查是否被咬伤,所幸医生说小泰迪只是受到惊吓。

想想自己的生活。有些人眼里,我没进入大学,用薪水满足兴趣爱好,看来有趣。但这是外界看到的,并非常态。自己看来,我的私生活算得上很平淡,不上班不外出时,听歌电影,看些感兴趣的东西,聊天遛狗,买菜做饭,一天就这么过去。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个喜爱热闹的人,但随时间进行,发现我更爱独处或只和另一半相处,三五好友聚在一起时觉得开心,但时间稍长,哪怕只和一要好的朋友,我都觉得私人空间被占了去,每当这时,我更愿意独自一人关在屋里。和这年纪的许多人不大一样,可能从小自由惯了,我不太喜欢做一些消耗自己的事情,不喜欢泡吧,不喜欢打牌、麻将或是游戏,这些社交手段获得的短暂欢愉,身体和金钱却在付出代价,也收获不到什么,对我来说没什么吸引力。若是消耗夜晚时间,我更愿意头脑清醒的自己或与一两个朋友骑车,坐在麦当劳里吃东西,或是看上几小时的电影。每当一些朋友给我讲起大学课余生活的常态,我内心一方面觉得就像他们总结的“没什么意义”,但又觉得自己有所缺失。

下午和李扬还有月子去宜家添置家具,Boris来家晚饭。在宜家的时候,感觉四周都是记忆,无论是儿童区的卡通披肩,还是床单被套…天佑昆明,愿昨晚被夺去生命的29人在天安息。愿130余受伤的人早日康复。那十几个恐怖分子欺负手无寸铁的平民都他妈是懦夫。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