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参照

参照

证件照

阿 凡 达

从前学习编程的「流程图」,程序在某一节出现了问题,看前面的代码,总可以追溯到设计架构上存在的漏洞。我对事物的态度,也通过审视自己追溯到源头。时间一长,一些掩饰对了解我的人已不起作用。当然,修复问题有时要比找到问题难得多,修改根深蒂固,早已认同的东西是个浩大的工程。我对人的不信任感,缺乏安全感,极端自信和自负并存等等,这是早就反思过但难以改变的。回头看程序的设定,和参照物有着相当大的关系,在没人教你如何生活时,你只得自己去参照所看到的一切,无论是书籍、电影还是现实,这些参照影响着你今后所做决定,若参照电影的成分多了就成了坏事,毕竟电影相对现实多了许多虚无缥缈的东西。还是不能给人和事儿轻易贴标签。朋友说我擅长输出而并非自己消化情绪,说我可能一个人待久了觉得孤独,我很认同。这点钦钦做得好,和她在一起影响不少。但输出归输出,最后我仍是按自己的想法走,看来得给自己安个节流阀。在此写日记,也算是一种改善吧。

显然,记忆和想象属于心灵的同一部分。一切可以想象的东西本质上都是记忆里的东西。

——亚里士多德:记忆和回忆([钱锺书译]外国理论家作家论形象思维

今儿申请户外向导的职位,年薪虽不高,但我觉得十分合适,每年甚至有三个月的带薪年假,常期带些高海拔徒步线路,要成了的话就可以去更多的地方旅行工作了,等消息祝顺利,隔壁搬进来了李阳的美女朋友,刚帮她搬家,祝他俩幸福。若干年后,回忆都该算得上丰富有趣。我没听错的话,李扬刚在外面叫我的是”蔡蔡”,打了个冷颤。

补充:晚上床上看书,随手手机翻了下我在北京和武汉的博文,一看时间又一次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原来现在都2014年了,转眼在北京都已是一年半前的事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