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Alone again naturally

Alone again naturally

标题这首Gilbert O’Sullivan的歌是我在电影「处女之死」里听到的,当时看这部电影时把其中四首搜出来分享,觉得好听,现在听歌词也不错。

变回孤独一人,看来我暂时还是适合这种状态,前面儿的路很长,之前听说人在情感脆弱的时候最容易产生宗教信仰,或说是家庭的熏陶,这两天我看到了生命里确实存在着舍与得、分与和、缘与分、因果报应以及轮回。记忆本身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曾经的美好令人甚是怀念,即时的感想和默契都是真挚的,但如今觉得在这个还不那么容易把握事物的年纪,真正美好便是止步于美好,合适的时候放下也是件好事。

我很少打电话给我爸,昨儿我问:“当时我妈离开你,你怎么调节心态?”我爸回复:“我草泥马勒戈壁,你问这个干嘛?”我说:“我心情不很好。”他说:“你年纪轻轻不要想这么多啦。”我妈常说:“哪儿有男孩儿年纪轻轻都那么多白头发了。”我知道,我爸和我妈的感情,虽然彼此远离,但是心里都是没法替代的位置。我爸是个财商不错,情商极低的人,因此闹了不少笑话。我印象一直很深的是我当时在哈尔滨上小学,我妈带我回厦门看爸爸,临走,我们过了安检,她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让我不要告诉爸爸。每次想起都十分心酸,想起我妈当时跟我说:“我当时在福建打工,你爸当时每天骑摩托车来看我,小姑娘最吃这套了,我就跟她好了。”说实话我只能想到我爸开车的样子,无论如何都没法想出他还会骑摩托车。又想起我爸曾经像个小孩子一样跟我说:“你等着,我会让你妈后悔的。” 哈哈,这感情,多可爱啊。

自始至终我都十分反感我妈常跟我说的一些负面事物,但那些又确实都发生了。按朋友的话:无所谓人,那些最古老的,都是最真实的。

这两年,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仍然欣喜于投入旅行,但几乎每次出行,我都想起和小白当初顺风车走滇藏线的那个月,我们背着许多根本用不到的东西,单纯的快乐和疲惫。没有哪次攀岩,再比得过第一次攀岩就攀运动路线,磕磕碰碰满身是伤,她在底下保护的时候提心吊胆,来得更让人激动了。而后的每次生日,无论我与谁在一起,都能忆起前两年的生日,我或许再也不会为另个女孩儿坐好多趟整晚的硬座去探望,追随女孩儿来到新的城市,诸如此类的事情,随着时间进行,变得越来越多,牵肠挂肚的回想也越来越多,触景生情,是好事儿。

Night

正衰老的,陪我数年的电脑

前两天跟我妈聊天,说以后家的安置,现在想法是重庆也是个很不错的城市,母亲留我的房子还贷款的时间也不短了,若要在一个新的城市重新买房,又有许多投入,那就先不考虑别的地方,暂时在外发展,以后回重庆。攒钱买辆喜欢的车,业余去登更多雪山。往后的事情时间说了算,如此想,生活还是幸福的。令我高兴的是超哥说我写的东西看起来越来越平和。以后有了孩子,在他还不能很好的把握事物时,我会好好协助他解决难题。

ps.晚上和李阳去看了霍比特人二,电影前半段惊险刺激,后半段一方面影院有点喘不过来气,一方面剧情有点拖沓,感觉都呆不下去了,而且到最后结局以为电影没放完。回家路上李阳妈妈打来电话,想介绍相亲,回想起身边年龄相仿的朋友,无论男女,大学几年一过,工作和生活都硬邦邦地摆到面前,纷纷感叹,一颤栗,回想自己提早进行,慢慢的适应这样的生活,还是有好处的。现在在听Brokeback Mountain原声的The Wings,电影历历在目。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