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周四

周四

下午出门像有什么预示一样,总有轿车贴上来。小心翼翼骑着,看到前面二环路上围着一圈儿人,上前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大爷摔了,周围的人众说纷纭,有说是大爷自己摔的,有说是一辆车碰了一下跑了。老大爷满脸是血,眼角的泪痕也是血液,一动不动的躺着,但肚子还起伏着的还有呼吸,旁边是救护车,救护人员一直在跟没任何回应的老大爷说话,大爷手边还掉落了一袋花生米,几步开外还有一滩血迹。看到这情形,我心里一阵低落,这要是年轻人的话可能还好,但对于他这么大年纪的人来说,这一摔可真险些要了命。也不知他的儿女现在在何处,得知了消息又会如何反应,阿弥陀佛希望一切平安。也想起了曾经和钦钦回家的时候,路过河边,看到一个被救了上来还处于半休克状态的年轻男性,我当时不停地拍打他的脸,挤压他的胸部,他就睁着那已放大的瞳孔空洞的望着我,像是能把我吸进去一样,真想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会使他轻生。

下午把登蛇海子南卫时踩裂的高山靴送到了企鹅(钦钦给一个卖家起的外号)那儿,他答应我会发给厂商看看回应,骑过去一路觉得四周都十分熟悉,几个月前我还是和女友一起来取的鞋子,也仅仅用了两次高海拔登山高山靴就成了这样,真是说不过去,莫名的对成华区有了些许好感,这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破烂,或许几个月的时间建设的越来越好了吧,路过公园的时候看到有人在用皮鞭抽打着陀螺,想起小时候在哈尔滨的冰天雪地下抽的冰尜,旋转的时候还会呼啸,不同的是抽冰尜的鞭子细长。又来到原本工作的超市还东西顺便吃晚饭,觉得十分温馨,尽管只在这里待了两个月,但毕竟这是我独自一人在成都时接触的仅有的几个人,那段时间身心也很愉悦,我挺喜欢这群朴实的朋友。

屋里有个好兄弟感觉是要好很多,李扬又是特别能说会道的类型,我觉得他跟我特别像,我们都十分重情义,话题除了女人便是未来,有时也乱侃,打发不少时间。我是李扬来成都结实的第一个好朋友,他心怀壮志,经常和我说起自己规划的未来,我在决定接下来去向的时候也把他考虑在内,尽管他可能要搬走了,但毕竟对我来说,能交心的朋友一辈子其实出现不了几个。当他和我说起他的雄心壮志的时候,尽管我比他年纪小,但我知道有些东西会在未来有些许变化,但对于他来说,这些计划可行性都很高,希望他能梦想成真,我将尽我所能捍卫这友谊。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