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

尽管作息被打乱了一阵子,但今儿还是习惯性的早早醒来,想哄正深夜的她睡觉,才想起一切都结束了。

想想觉得暂时分开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结实便是缘,谁也说不准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就像从开始到现在,我的爱情像是一出戏剧。我和她刚一拉长距离的时候,谁都没想到身边频繁的分离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如今我是实在的体会到分隔两地的痛苦,当她第一次跟我说不想谈恋爱了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了思乡,压力等各种情绪结合在一起,我即便是可以为她策划万里骑行,即便甘愿为她受人嘲讽和质疑,即便能以她为从雪山上下撤的原动力,每天上班的时候想到她在家里,再苦再累晚上也兴奋的小跑回家为更早看到她,但在这关头儿却又感到苍白无力为最爱的人做些什么,真是残忍。无论如何,再不习惯,生活得继续,心先封存起来,也怀憧憬。当真要像孩子一样说,我再也没法这么轰轰烈烈的爱一个女孩子了,很难再找到如此契合的伴侣(喜欢哪儿),因她爱上一座城,从此便不停息地追随,心不偏不倚,整个世界和未来都双手奉出,宠爱。

我记得就像从前有一个人跟我说过的那种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便是全世界(电影天才瑞普利里也看到类似的话),过去一年里你无时不刻的占据在我心里,无论我们是否生活在一起。当你说起我为你所做感到压力大时,我想起「蓝莓之夜里,警察的妻子在丈夫死去后说“当时他为我疯狂,我被困住,我选择了逃跑”。我现在的想法是,既然如今长距离恋爱对彼此是一种负担,那我(和达哥)会在这儿独善其身,等你回来过日子,愿做你的扣肉,若天注定,便续缘。你说过真希望以前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样也不会那么想念那时候,我也这么想的,但是我很高兴它发生了。祝好。

前天开始我第一次晚上开始刷牙。昨儿做完饭下楼忘了带钥匙,在小卖店烤火等着邻居回来开门,小卖店的大妈大叔一直用最朴素的话语跟我讲述爱情,还送了我一袋瓜子,我记忆最深刻的便是她说“我们那年代的男女都很mang”,还有“年轻人你心里一天到晚好焦”。

这两天我跟老胡聊天,说起我现在有点不想四处跑了,想呆在一个地方安心生活,老胡说我老了。回想两年前的自己,觉得真是变了很多,也不知是好是坏,如今的追求在家人和恩师口中是正途,而在一两年前的我观念里,是坟墓,但为未来为家庭,坟墓也得闯,多可笑,今年我二十,却不情愿的被塞进了一个比身体大得多的灵魂。其实去蛇海子南卫峰这件事情我已经详细的总结成日志,与其说这是一次攀登,不如说这是一次踩点是一次预演,回头再总结这次踩点吧,照片在Flickr。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