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1月22日记事

1月22日记事

最近不知附近立了个戏台还是怎的,每当中午这个时候,也就是太阳刚刚好射进我身后这扇窗户时,都能听见窗外不远处有唱戏声。可能因为在现代社会里待得太久,年轻人也不喜欢玩弄这些事物,所以每当电影里有戏曲片段或者现实生活里有这样的情节时,总感到眼前一亮,也舒适了耳朵,我前阵子还在电脑里看到了当初和小白出去逛公园时,拍的戏曲的片段,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当时那种专注从何而来了。我打小儿就喜欢和老年人说话,似乎被赋予了这种能力一样,我可以和老人聊得来,尽管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已过世,身边也没有什么老年人。我对过世的她们的印象也只零零星星,但有个奶奶,我至今还能想起她的蒲扇,她的乳房,还能忆起她身上的味道。就在我写这段的时候,我听到窗外有个女人在唱红歌,我真是太喜欢翡翠城里东北人们的声音了,让这个本身就感觉像家一样的城市更像家了。

这几天天气非常好,每天都有太阳,春天转眼就要到来,正因为如此我也更加犹豫是否真的要离开成都,何不尝试换个工作但是仍然留在这个城市呢?最近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我最近变得对物质的追求更加清晰可见,无非是对房和车,我脑里也慢慢的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我进入社会比大多数人早,尽管被别人说过早熟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就像家庭一样,这都不是我能选择的生活方式。我也只好在未来着手,既然出来早,那就让美好生活来得早些吧。

我最近开始要计划从超市离开之后(也就是二月中下旬)去登一座雪山这件事情了,虽然季节不是很好,不过山对我的吸引力从未退却,虽然这就和我回忆不起抱着钦钦是什么感觉一样,但是我知道无论是攀登雪山,还是拥抱着钦钦,都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都是情绪上的高潮。

虽然感觉在超市的这段日子在一些方面有些进步,并且我本身是快乐的,但是我自己知道,还有些像上篇文章那位原排球队的阿姨,一些陌路人说的一样,我终究不是属于这样的地方,我能感到我也开始慢慢变得有点烦躁,像是要爆炸了一样,我的意识在使我开始厌恶这种状态,是时候离开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