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屈才?

屈才?

骑车回家已经很累,到家后才发现同事发来的短信:”你打卡了吗”。我也记不清楚,只好在夜里接近十二点的时候骑了回去打了卡。同事电话里跟我说没关系,忘打卡只扣半天工资。一方面我心疼这点儿钱,另一方面我又不甘心付诸劳动一整天,结果因为忘记打卡又被扣半天的钱。回来的时候我不是走常规的路线,而是绕了一大圈,路过以前工作的地方,感觉真熟悉,夜晚的成都还是很寂静的。到家后女友Skype上责怪我怎么总忘记这些事情,想想觉得自己记性也真够差的。

今儿一位同事被调到我们店熟悉店内事务两天,晚上她来店里坐了坐,聊天里知道她还写博客,被问起,就给她看了看我的网站。她后来跟我聊了一会儿,很纳闷儿的问我为什么还会来超市里工作,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人问过我这种事儿了。

又写了写发现没法概述我想说什么,就说个前两天发生的事儿吧:当时跟一个新来的男同事聊天,他说起大学主修的酒店管理,后来一直在酒店工作。然后当时我好像想说什么,他用话语把我挡了回去 ”你不用说,我来这里都觉得屈才,你就更不用说了”,我当时回说”我不觉得屈才啊,凡事看心态,年轻的时候体现不同工作没啥不好的”,后来我就不记得说什么了。这句话我这半年里反反复复说过很多次。昨儿,我听同事说这个男的说自己弟弟出了车祸,就没来上班了。具体真假,也无从得知。希望一切平安。

我始终觉得我可以很好的融入各种环境,表面上好像可以成功,但是时间一久,心理上就常觉得过意不去。对于屈才,我觉得如果把我放置在一个大公司却只让我做幻灯片的情况下,我会自感屈才。但让我在一个完全不清楚,哪怕是没什么技术难度的领域,我都不觉得有多屈才,我只感到”有趣”或者”无趣”。今天一个朋友上班的时候一直在旁边抱怨说这工作太没意思,我让他去一边儿自己抱怨去,我真的感到所有的烦恼都是自寻烦恼,不管什么工作都可以用另一种心态面对,觉得厌倦就应该去找另一份工作,所有关于自己家庭的差异性一类的都是借口,人就活一辈子,应该自由坦荡。平时这种坏情绪自己消化或者跟贴近的人说说就好,不该用来影响其他人。

在和同事们相处久之后,我觉得大家都对待人很善良(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昨天看到的TED:保罗·皮夫:越有钱越无情?,吃饭的时候大家会分享自己做的菜,同事会拉你一起去抽烟聊天,发工资了有的人会买很多饮料来分享,报损商品了还会给别人留些东西,同事们聊天也没遮遮掩掩,这类事情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相处之后发现价值观的差异确实有时候会让心里不舒服,并非看不起,而是追求的东西很多时候不一样,这也难免在思想上产生冲突。我觉得已经没法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算了不重要,如今又大把时间可以来思考各种问题。原本我想说很多,后来发现我一直写的是很单一的价值观问题,好吧,就这方面总来说,我觉得一切经历都是个人的,是否值得也都由各人评定,我之前博客的副标题是乔布斯说的“你的时间有限,不要为别人而活”,引:

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被教条所限,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的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只有自己的心灵和直觉才知道你自己的真实想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

By the way,看到一个Climber的阅读摘录,觉得说得很好:

考虑安全几乎成了一种迷信。安全原本就不存在,就像从未经历过危险的孩子,他们在面临危险时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危险。最终我们会明白,与其逃避危险,不如直面危险。生命本该是一场勇敢而大胆的冒险,如若不然,它就一文不值——「登山圣经」海伦.凯勒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