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故事 » 心中向往,不如前往

心中向往,不如前往

下午超哥线上说他为我手写了一篇长文,打好了给我看。阅后百感交集,记忆浮现。遂将兄弟文章转载至此,以下正文:

好久都没用笔写文章了,好感动。被作业已经压得喘不过气了。想想不如暂时放一放,写点别的东西也好。中国史的课程还没有迈入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进程,所以读历史难免也会被卷入尔虞我诈的宫廷政治斗争之中,即使是旁观者也被他们的所作所为弄得心力交瘁。更别提要把那些东西记下来了。靠夭。
就像你没在清宫大院中成为哪个公公,你永远不知道慈禧和光绪帝的关系到底如何。即使世间有那么多的美丽,你未曾前往,未曾经历旅途的一切,你永远不知道网上那些美丽的图片对于拍摄者本身来说,并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两个字可以形容,有时对于观众,也许只是普普通通的美丽图片,但对于拍摄者来说有可能是一辈子虔诚的信仰。
当”信仰”、”膜拜”二词从Clyee嘴里冒出来的时候,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我高一认识这个东北小伙子的时候,他就开始整天跟我叨叨叨,超哥,我是不是比你高啊,我觉得我还会再长哦。那副丑恶的嘴脸,那我真想把他马上从五楼扔下去,然后救活,再扔一遍。肆无忌惮的Clyee从来都不懂什么叫做规矩,数学老师还在上课,他就上去站在讲台用班级的电脑捣鼓他的博客。于是,我们常常看到蔡老师成为场上最闪亮的焦点,与各种数学公式相映成趣,熠熠生辉。蔡老师一个人呆在厦门,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子,有时中午我会去找他睡觉。屋子里总是杂乱地堆放着各种东西,地上的电脑书籍摞起来比他还高。有时候他自己做点吃的,有次我去吃了顿牛排。那时候我们两个搞些PS的恶作剧,建自己的博客——不是新浪的那种,是自己建的一个小网站。我的电脑技术也在他的帮助下突飞猛进,学了很多东西。那时候我们搞的那些东西也有了一定的传播面积,所以也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种子?什么种子?
后来这货就离开了厦门。虽然老子尽心尽力地帮他搞学习,学习不是人名,但是他的学习成绩依旧不堪入目,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学业。他辗转了几个城市,靠着他那些自学的电脑技术,找了些工作。然后他也有了如今的挚爱——登山。
很多人都会向往雪山上的美景,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冒着危险去登雪山。Clyee是个野路子,从小自己一人在外漂泊,天不怕地不怕,说干就干,然后他就上路了。他去了哪儿我记不太清了。因为那时候我被高考那个死胖子缠得死去活来,很少有时间能够跟他联系,只是偶尔得到一些零星的消息。我的博客早就被他废弃了,他的还一直开着。有时候可以从上面看到很多美丽的雪山照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雪的样子,可惜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来到大西北,在山顶上,仰望着迷人的星空。
那天,他刚回来。从QQ上弹消息跟我说,他破相了。然后他就发了一张无比丑陋的照片给我,我想照片的主人的内心一定也是无比丑陋的,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会想用那种照片来残害我这么一个社会主义阳光好青年明亮的双眼。那张照片里只有一张满是疮痍的脸。脸上留下了很多晒伤的痕迹,找不到一点完好的地方。他说出门的时候很多人都把他当成是怪物。脸上的伤其实不算什么,因为他本来也不帅,况且久了就好了。
他告诉我,他在山上高原反应整晚都睡不着,偏头痛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我也看到了别人拍他的照片。他从没有这些告诉他的妈妈,谁知道以后都受不了,更别说母亲了。
为了让同学别忘了这个奇葩,我也常把他的那些照片翻出来给他们看,每次都能让他们更加佩服这个家伙。但是,我知道这个家伙的那些经历有多痛苦,我也知道他所做的这些也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众人的惊叹声。
今年,他又折腾出了个大东西。拉赞助的时候,我帮他改动了一下文案。虽然我的叙事风格和他那种偏理性的有些冷冰的文字不太一样,但是他还是把我写的那些对于大自然虔诚的爱的文字保留了下来。虽然我可以帮他改成一篇可以骗女生掉下几滴眼泪的东西,但是我还是让他自己写下自己的东西。因为,我知道我替代不了他写出他心中的那股热爱。他告诉我,别人可能觉得他写得很虚,但这的确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感觉。我明白他的感受,因为当那天晚上我站在山顶,望着头顶的繁星,我明白自己终究不过是微茫的存在,在大自然面前我形如蝼蚁,还来不及膜拜,更遑论什么战胜自然之类的可笑言论了。我愿成为大自然最虔诚的信徒。
虽然他喜欢”欧美的”,我喜欢”日本的”,但是我们依然是好哥们儿。我想是因为我们彼此能够理解对方的感受。他即将踏上全新的一段旅途,从中国到西班牙,从成都到马德里,五个多月的旅程,途经无数他心驰向往的雪山,这是一场心灵的朝圣之旅。
多少人曾计划过如此壮举,多少人对美景有过向往,可又有多少人曾经考虑和体验过这背后的艰难。很多人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计划,但是都未曾有过那说走就走的旅行。说走就走,需要的是勇气,需要的是为之不顾一切的狂热,更需要的是你之前所为这段旅程做出的准备,你在做准备了吗?每一段旅途,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用户体验。也许满身泥泞,也许遍体鳞伤,但是我一直在路上,我从未后悔退缩。如果有一天我老了,走不动了,我可以告诉我的孩子们我曾经的故事。
心中向往,不如前往。只有真正接触过,才能领略它全部的好与坏,才能让你真正爱上它。也许很快你就放弃了,也许你坚持下来了,不管哪种结果,至少你真正接触过它,你知道它的真正面目,至少让曾经的自己不再遗憾,而你,也曾为自己心中的美好努力过。

By 西西特洛夫斯基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