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喜欢哪儿

喜欢哪儿

我这一整天唯一有价值的输入就是看了电影「一一」,知道了吴念真还有萧淑慎。萧淑慎一出场就眼前一亮,很气质很漂亮。去看了下吴念真编剧、导演的电影,都颇受好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些电影,说出来更让人笑话的是我原本在豆瓣上每次看到封面一直以为「一一」是部日本电影,所以总是跳过,倒不是说不看日本电影是有什么情结,只是不太喜欢多数日本电影里的调调。另外,尽管在厦门待了那么久,但是听台湾人念普通话还有爱说三道四的性格总心里别扭,不过看「一一」到最后也不在乎这么多了。除了看这部电影,其他时候都在无所事事,甚至一度盯着屏幕不放,我十分厌倦这样的生活状态。

我从刚一开始被钦钦吸引到现在,她问过我,我也自己想过的问题就是许多谈恋爱的人都会想的——为什么喜欢。不好的是,总有人说两个人喜欢对方是喜欢跟对方在一起的感觉,我也用过这样的借口,原因可能真的仅仅是一时花言巧语。为什么喜欢,这个问题可能在两个人如胶似漆每天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难以认真总结。但是相处久了,看清对方身上的优点,包括甚至是两个人开始了异地恋之后。

我跟她说过我喜欢她那种柔和的力量、完整但是又切不断的感觉。这种描述语句是我从死去的登山者严冬冬生前的片子里看到的,我当时看这段片子时反复琢磨他说的这句话,而他是在概括描述他死去的登山好友Chris. 我觉得这句话能实实在在的描述我的钦钦,她像是一块海绵可以吸收进去十分多的水分,对周围的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但又不具备攻击性,收放自如,十分谦逊。说有教养显得太死板、不由心。我一下子能想到的人是艾玛·汤普森在「理智与情感」里扮演的姐姐。有时候她显得不关心周围的很多事情,但是实际上她心里都知道,只是不说出来,哪怕说出口也显得十分中庸,不偏不倚。她令我变得更圆润——圆润?我实在想不起别的词可以描述,我呢,哪怕在外擐甲操戈,回到她面前櫜甲束兵,只剩下那些柔和面,不骄傲不自满。要按北方的话来说可能是性子好,但不,她常对我发脾气,而且发脾气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的攻击我,这丫头儿嘴毒,生气的时候知道如何让你比她生气,但越是这样,越是时间久了甚至觉得,哦天啊,哪儿有人发脾气都这么可爱。加上她其他被我夸烂的,诸如赞美她的身体,还有她性子的可爱之处等等,我真觉得这就是以后同我一起生活的女人,失去她我便全然失去了一切动力,在我看来其他女人在她面前相形失色,话语都显得苍白。她是第一个我觉得需要时间沉淀来细细品味的女人。甚至常想,将来若她为我生下的孩子都会令我十分骄傲。相夫教子,这词儿在她身上用再合适不过了。若世间有无形力量,感谢无形的手将她带到我的身边。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