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凯特和多哥

凯特和多哥

前阵子在一家手工艺品店上班,因为一个店员的离开,所以招来了一个新员工。人和我一样高瘦,因为他言谈举止十分温柔,所以我私下里叫他”温柔”。要是一个男人光有”温柔”那必定会遭到我的反感,但康兵的温柔让我感觉十分舒服。

他原来在机场上班,家里的关系,上一休二,薪资待遇也很好。乍一听”上一休二,薪资待遇也很好”,那怎还会来这每月两千块都没法保证的小地方呢。他开始吐苦水,之前的工作,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每月确实拿的算多,不过”上一休二”,是第一天连上24小时,然后第二天基本在睡眠中度过,第三天才得来真正的休息。而且床铺有限,一个铺位得不同人轮着睡,调班更是不允许,万一有个急事儿只好自己掏更多的钱叫人来顶班。按他的话说”那段日子气得每天觉都睡不好”。

我跟谁基本都是自来熟,只要不是我特别反感的类型我都可以很快的找到共同话题。不知什么时候我就认识到了这一点,自那时起,我就不再轻易断定我注定不会成为”某个人”的朋友,因为推倒这样结论的例子这几年太多了。第一天我见到他,我们聊到理想,我说起自己短期的理想是好好完成即将开始的骑行亚欧。他表示很羡慕,开始说起自己,他的理想是想开一家宠物店。并告诉我了做了哪些准备,让自己显得并不是空谈。

开个”宠物店”,我立马想到了之前也在这儿工作的一个女孩子,在这儿只停留了一个月就辞职了。她非常务实,很守规矩,我们私下里总结她便是”此人难以相处,但绝对是工作的’标准'”。我和她一直没什么话说,对她算得上十分反感,因为不喜欢她的说话语气,带着些许轻蔑,有时候话都没说清楚就选择走开,在她看来就是”跟你没话说了”。直到她要走的前些天,我看到她的日语书,就问她是不是在学日语,她跟我说她学日语因为她喜欢日本的插花艺术,又说到自己的梦想是开一家花店。

我这人有种习惯,可能因为我常选择做一些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所以我喜欢那些有想法,甚至是背道而驰的点子,我觉得你既然当之为理想并说出来,必定不是空谈。对于”白日梦”你已迈开了第一步,所以无论是对”温柔”还是对那已忘记她的名字的女孩,我都在认真听完他们说出自己的理想后非常的鼓励,给出各种点子,我甚至对那女孩子说既然你喜欢日本文化,自学日语,又想开花店,你可以有朝一日去日本开花店。

她觉得这种想法是天方夜谭,但有那么一瞬间我大脑里就有了画面:有那么一天,她真的在日本开了花店,我甚至还意外造访了她的花店。也因为这个我们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微妙,不再冷眼相待。而对于”温柔”,我提议免费帮他建立一个网站,然后再帮他推广出去。他非常高兴,告诉我自己也这么想过,我答应他我会在亚欧骑行回来后帮他做这个网站。他告诉我:”我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不赚钱,也舒服。” 于是我跟他分享那句我之前在朋友那儿看到的:

杜尚说:一个人的生活不必负担太重,不必做太多的事,不必一定要有妻子、孩子、车子、房子。 有这些不一定幸福,没有这些也不一定不幸,关键,你想好了没有。 人生只有一次,自己都活不明白,你无法评判他人的选择。

“梦想”一词,何其重要,在我看来它是一个人活下去的理由。对于我来说微博上那些传播”我没有梦想,但是一样可以很舒适”一类的思想那都是一种很无力的开脱,但不知为何还是十分受到推崇,梦想和任何人有关,你若没有梦想,那只是你还没有遇到值得你去向往追求的东西。

我又想起之前Kevin一直想让我从玉珠峰回来后帮他工作,我答应后,回来和他共事了一段时间,但是说实话因为薪资待遇再加上对于我的专业技能确实谈不上进步,于是脱身而出,他自己和女友挣扎了一段时间,最后只好当成白投入了人力物力。若现在让我再选择一次,我非常愿意继续与他共事,那段时间我一直认为”最不开心”的日子,现在想,仅仅是我自大狂妄的一种表现,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一定算得上是我这辈子里最难忘,最开心的时光之一。和一个正在实现理想的人共事,这远远比刚毕业就拿到更多的钱要好得多。

忘记是前两周的哪一天,我已经不在那家店上班,正在家里处理亚欧骑行赞助的事情。”温柔”线上告诉我自己的宠物店要开张了,邀请我27号开张时若还没有出发,去店里看看,并对我表示了感谢,他觉得我当初的鼓励便是他最大的动力。中午我准时赴约,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这个还没有招牌的宠物店,是在一个办公楼顶楼的一个角落,门外有花花草草,推进门去一楼是狭小的空间,摆放着吹风机还有洗宠物的设备,再进去是几张沙发外加些笼子,还有三条狗两只猫,楼上是一个卧室,也放置了两个笼子,关着两只母狗。他告诉我这里以后是繁育区。

明眼人看得出,店放置在这儿,如果仅仅靠口口相传和发传单的方式,运营下去显得十分困难。但因资金有限,没法在不远处的一楼以一个月3万的租金租下那家店铺,就只好在这儿以每月2200的租金落下,算起来还是一女两男共3个朋友一起投入。他告诉我让我记得回来之后一定要帮他做网站,我其实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想说我会记得帮他做这个网站。我告诉他如果他早说的话,我在走前可能就已经处理完这件事情。

他面对这个暂时还不”专业”的宠物店,不断的跟我解说着宠物店的各个细节,我很享受地听着,我感觉似乎已经进入一种他试图营造出来的氛围。就像是那部电影名字一样”梦想照进现实”。

陆续来了十几个他们的朋友,有的还带着宠物一起来。我在下午即将离开时,在门口看他们三人,正将刚刚在文印店制作好的简易的贴纸型的牌匾,覆盖贴在了原本位于这个地方的公司的金属牌匾上。这张贴纸是他们在完全不怎么会用photoshop的情况下画了一只狗狗和一个猫的图案,写着”凯特与多哥”(Cat&Dog的音译,也是他们的镇店宠物一只猫,一只狗的名字),画面上还飘着些绿色的云朵。我对其中那女孩说:“我觉得你应该拍下来这一时刻”,她说:”我也觉得”,于是冲进房间去取相机。

虽然我善于鼓励一个人去实现梦想,但是太煽情的话我还是没法当面说得出来。我只得默默祈祷他们能顺利通过前行路上的种种坎坷艰难,坚持下去,我会诚心祈祷,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