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人走茶凉

人走茶凉

最近睡眠质量很糟糕,每晚都短暂却又多梦,还常做些抽象无法理解的梦,每天早上起床都像以前一样偏头痛一阵。已经很久没睡个安稳觉了。

昨儿给小白打电话,问候了一下她,我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约她去登山,因为七月份想爬一遍蜀山探险走过的贡嘎山附近的大雪山脉小五色山系海拔5622峰,听说这条线路非常有意思,有多段七十多度的陡峭冰壁。从前搭车旅行、一起为梦想努力的好友如今无论我做何努力,都对我冷眼相待,一定要让我显得异常主动,这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原本以为时间可以淡忘很多事,实际上是有些事儿发生了就很难再回去了。

转眼又一年的生日快到了,如今我只身一人在成都,只有女朋友在这儿。其实很怀念之前在厦门的时候每个生日都有很多人陪伴祝福的,如今大家各奔东西,在世界各地的大学里又建立起新的人际关系网,据我所知老朋友还在相互联系的已为数不多,甚至一个校园里都很少交流,更何况我这等漂流在外的呢。前两天得知消息小康绿卡的审批终于也全都落实,跟我说了句 ”以后就在这儿混了“,可想而知朝夕相处的朋友再相见也成了难事儿。之前我在北京工作时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手机,后来到武汉了也是一样,自离开厦门后换了很多次手机号码,一开始还积极地告诉老朋友们新号码,到如今,知道我号码的也屈指可数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