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关于职业

关于职业

我需要自己收回一些话,之前在日记文章里写到家里几个成员都做着很一般的工作,形容成真是一幅落败的景象。现在觉得不该这么形容,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做那些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提起的平庸职业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很多职业都看不上眼,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在这社会里没学历,又不想靠家里关系的话,多数时候做不做不想做的只是时间问题。再理解,工作就是生产和回报,对得起自己良心,做什么已无足轻重。

我妈在为数不多的见面的日子里,不断的给过我暗示(至少还在乎我的自尊心,所以就暗示了)就是让我求助于我父亲,让他靠关系给我找好工作。我一直知道父亲有这能耐,但我坚定认为那样过就完全颠覆了我的自由思想。这个我以后会着重尊重我孩子的意见。

我高三顺风车旅行回来之后,Kevin约我吃饭想让我帮他做事情,心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人也好相互照应,说到重点我才知道是做电子商务方面,在这之前我对低层次的电商都是满心的看不起,那时候哪怕非诚勿扰里男女嘉宾说自己开了个网店为生我都一阵唾弃。Kevin和我一样都是登山爱好者,他原是慕士塔格峰的联络官,因为这个我就乐意帮助他。但是后来才发现他创业想法不成熟等,这整件事情中也包含了各种谎言,这现在我已不在乎了。

当时我很犹豫,回到家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启蒙老师老胡,她问了我具体做什么的,我说了下大概,话里语气老胡理解,就是我不感兴趣做这方面,觉得是在浪费时间,但是又不好拒绝。但是她说其实我还很年轻,体验一些职业只有利没有弊。

后来确实如此,体验不同职业确实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十分肯定就是因为社会阅历跟我当时理解的成熟还远远的不沾边儿,以及我爱耍小聪明的毛病,使我走了许多弯路,如今回头看也错失过一些良机,好就好在如今状态算是满意,其实这么说很奇怪,一方面不断的绕弯路使我走到了今天这样子,其实本身就不是最好的情况,自己还在说满意,主要是自己心态变化吧。年轻人从还没毕业就趾高气扬,觉得自己适合从事技术类工作,但是出来校园之后发现天大地大,且满大街都是程序员满大街都是搞技术的,从众多人中你甚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最没气质的那个一定是程序员。各处都拿这类人群调侃,他们甚至很不要脸的各处自嘲。

我前两天在公车站的时候,背后两个听声音就是东北老家的老太太,一个穿的挺贵气的老太太在谈论自己的儿子,大致:你说我儿子年纪好歹都二十五六了,还天天对着电脑,搞那什么网络管理,其实没事儿还老打打游戏,偷偷菜什么的,唉没正事儿。 另一个老太太说:网络管理不好吗,听这个应该觉得很难找啊!那老太太回:你懂什么,那天我去看了,网络管理招聘一大把一大把的,好找得很!

我在旁边默默听着,想当初对网络安全感兴趣,曾看到网上一群没素质的所谓“黑客”、”红客“互相叫骂着,今天攻击下那个网站明天攻击下那个网站。而如今大学校园来又囤积了一大批技术人员,我在武汉工作的时候,一个91年的同事,大专毕业,与我说:你不知道,现在大学毕业出来实习,之前来我们公司,我看他们写代码,最起码的东西都搞不明白,还不如我们大专出来的呢。 其实说到底是大环境问题,一方面是素质水平达不到,另一方面没人去跟你交流更深层次的技术,大多数人都停留在一个高度,稍微有点成就就翘起尾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你走了无所谓,我仍然能找到替班的人。

我又想起来去豆瓣应聘的时候,我甚至在简单的不行(因为我一个没学历没靠谱工作经验的实在没得写)的简历的最顶端殷切的写明我对豆瓣公司的向往。大概hr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吧,她没太在意这个。一番谈话之后我抱最后希望决定试试技术卷,那恐怕是从小到大被打击最厉害的一次,前端开发的卷子完全看不懂,我觉得它完全是在考后端,大概多数学后端的人都做不出来的卷子,是的,他们要的是技术Geek。

出门就落泪,我已经非常久没哭过了当时,不是不坚强,而是我满腔的热情和向往,被瞬间浇灭,那种心灰意冷的时候估计大多数人一辈子总有几次,当时走出大楼在酒仙桥的公车站站着打给四姨(每到绝望的时候总是想起最亲的人),她安慰我。当时终于意识到了北京是个多么有压迫感的城市,甚至还想着若干年后一定会再战这家公司。

如今想想自己当时真是十分年轻,在这个社会里,你光是抱有满腔的热情,是远远不够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做什么都会有所收获,就像是Rudy里那老教练(后来清场的那个)和Rudy说:你没有意识到,虽然你没有进入球队,但是你接受了一整年的高质量教育。许多时候,你没有获得你想要的,但是不妨看看你获得了什么其他的财富。年轻确实是资本,所有人都该对生活持续抱大希望,只要你想,好日子终将会来,永远不能低头。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