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看起来的样子

看起来的样子

小沈阳一出现在公众视野我就对他没有过什么好感,不过弟弟喜欢他,很喜欢。常模仿他的声音,还唱那几首他的歌,每次听得我浑身不自在。电视也常开着黑龙江卫视,可能只有这儿才能听到熟悉的家乡口音吧。前两天妈妈、四姨和弟弟我们一起去唱歌,他抄起话筒说要送给我一首歌——小沈阳的兄弟。平时一看到小沈阳立马反胃的我,听着这首歌差点掉了眼泪。

今儿上午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在网上传的热帖《与我长跑十年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看到主人公外出打拼为了能给女友更好的生活的时候,我妈正在客厅里放弟弟唱那首歌的录音,我眼泪又在眼睛里打转儿。总想着男人要扛得担子真不轻,我妈自打我过年回家就总惦记着我,看着我跟以前大不一样,那天去唱歌的时候哭了,说:儿子,你这个年纪不要有太多压力之类的话,我也佯装没什么,但是路都是自己走的,遭多少罪也只有自己知道,虽然总觉得生活便是历练,无所谓苦难,但是我还是没法太落实这个想法到我自己的生活上。

弟弟被舅舅送到理发店去做学徒了,他今年只有十五岁,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一切决定都经过了长久的无奈和慎重的考虑,但是我还是觉得这决定轻如鸿毛。四姨和妈妈知道了之后虽然也觉得别扭,但是更多的还是鼓励他进去了要勤快多来事儿,要听话,而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能我心里比他们谁都难受。尽管弟弟一开始总是在学校里拉帮结派,不爱学习,尽管老师都已经放弃了他,但是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我甚至在大脑里看到了他回心转意开始学习,考上了高中,上了大学的画面。不过这一切也改变不了什么,我现在才知道虽然是关系很近的亲戚,不过再亲旁人也只当劝,他们有自己的家庭。

四姨说新的一年里想去找工作而不是天天在家无所事事了,这我在去年便听说过,我告诉她想做什么就快点投入,而非不思进取。我说最好自己拿些资金来做本钱去做点什么事情,但是她还是那句“你以为那么简单啊,做什么不需要本钱呢,店面也不好找”,我说:“本钱没有就借,总比天天说不去做的好,决定要做什么了就努力去找店面,机会不是等来的”。她不说话了,不一会儿开玩笑说想像年轻一样回到工厂,又提起老调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在亚麻厂做消防水带有多认真,我听过无数遍,但还是静静地听,我说不出一句话。

我的家庭比较特殊,亲近的本身就那么几个。但现在我从没想过家里这样一幅不思进取的衰败样子,尽管表面正常,但是精神上我觉得活得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更坚定了以后我自己的家庭一定不能在精神层面上呈现出这样。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