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火车情结

火车情结

前两天从武汉来重庆的火车是从吉林调来加班的绿皮车,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坐火车,从哈尔滨到重庆,就是这种烧水还用煤炭的绿皮车。这次从武汉到重庆买的硬座,才74.5元钱。倒不是因为只剩硬座的原因,而是自从习惯硬座之后,已经不想再为了卧铺出高一倍的价钱了,觉得不过是一晚上睡得不舒服些,自己已能轻松应付。第一次坐硬座是从重庆到昆明打算滇藏线搭车,走前我妈一直嘱咐我晚上能睡就睡,不然会很难受。当时第二天确实很难受,不过随着次数增多觉得也不过如此,比起睡在高海拔的帐篷里,睡硬座简直就成了享受。

这次幸运的是硬座不是普通的硬座,是老式的卧铺车厢,只不过环境比较简陋,因为是第一波加班车,所以是许久没使用过的车厢。硬卧上积了很厚的一层灰,足足用了半沓子纸才擦干净,可以躺在没有床铺的硬卧上。前些年都是飞机来去,如今爱上了火车硬座。其实硬座车厢里,装着满满的一车厢有故事的人们,他们中的大多数常年在外,他们中的一些人走过的路可以绕地球来算了。他们的基本装备就是一层毯子,一个塑胶桶,一双解放鞋。一开始难以忍受他们的拥挤和在公共场合喧哗,觉得这群民工很没素质,但是慢慢的有点享受这样的感觉了,看到了只会笑,似乎这就是中国的火车文化,大家不分彼此,随便可以打成一片。人们在这里不用伪装自己,放声说话放声笑骂。互相帮助、父母为了孩子躺着睡自己站着、人们依偎在一起、只买到站票的人们偶尔被让座坐着休息一段时间是常有的事情。

回到家感觉很温暖,打开自己的登山包,小半年没看到装备们心里甭提多激动了。小半年也没看电视,如今回重庆又和往常一样可以有很多时间看电视,电视是个好东西,我看电视从来都是CCTV9、CCTV新闻、CCTV6、CCTV5。别的台基本不看,喜欢程度从前到后,甚至可以从早到晚都对着CCTV9。

昨儿跟李可而说起纪录片,现在也没什么好说了的,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纪录片有多热爱。早上看记录频道的火烈鸟的故事,看到火烈鸟壮观有序的迁徙的时候潸然泪下。下午看体育频道的12年欧洲杯西班牙4-0爱尔兰重播,虽然我不是什么球迷不常看球赛,但看到最后五分钟满场爱尔兰球迷唱队歌的时候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儿。

我心里一直装着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意大利、俄罗斯、爱尔兰。意大利和爱尔兰多数原因是受电影影响,而俄罗斯则是从小生活在哈尔滨,有很多俄罗斯商人,也有很多民谣乐,如今一听到就特别有感触。

改天专门自己做个总结,总结对一些国家的理解,我觉得应该挺有意思的。明儿女朋友来重庆,陪她年前玩儿几天。不出意外的话暂时把年后要去的城市定于成都。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