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千万不要让理想变得物质

千万不要让理想变得物质

写这篇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因为已经严重的意识到自己长期以来都有这个毛病,相信很多极限爱好者也像我一样,对装备的铜臭那面看得有些重了。

如今什么爱好都容易和物质扯上关系,不得不说:在手法、知识、美感一样的情况下好相机确实能拍出更高质量的画面。在能力允许的情况下,全避震的车架和轻量化确实可以给骑行者带来愉快的骑行感受。有钱的话确实可以很容易的去接近一座山峰。摄影、登山、山地车都牵扯到了许多物质条件。当我深深沉迷于摄影的时候,我总想着花钱去买个很高级的闪光灯,想买很贵的镜头,尽管我没法尽其才能。 当我沉迷于山地车的时候,我拼了命的想要升级每个部位,从前叉到传动、刹车系统甚至把手坐垫等等。现在非常庆幸当初自己没有做得太过火,而如今我在登山这点上也开始涉及这个怪圈,虽然自己深刻的意识到了很多装备器械其实成本非常低,但是总想装备要更好更精良,牌子更好,器械更轻量化。

只要能力好:胶片机配自己制作的灯光,也可以拍出“完美”的照片吗。动辄像素不高,iso范围太小,除非去做海报做特殊摄制工作,其实普通的单反或者胶片足以满足爱好者的需求,说白了好的摄影器械也只是尽可能的简易了你的摄影过程,和出片没半毛钱关系;只要不是过于极限的环境,山地车的弹簧叉不就仅仅比气叉油簧叉效果差了些吗;同样是承重24kn的锁具,50块和200块也仅仅可能是中国牌子和国外名牌的问题(although they r both made in CHINA)。

在安全性通过的情况下,装备再好我相信也仅仅是给别人看,重要的是如何更好的掌握登山知识,锻炼和提高自身的身体和精神素质。二战时期,奥地利登山者去挑战艾格北壁的时候没有穿冲锋衣没有穿厚重的羽绒服,仅仅是棉衣和靴子,没有成千上万的帐篷和睡袋,仅仅是用塑料或者麻袋套住自己做到防风。甚至冰爪都没有(尽管是失误),靠着冰镐铲头修路的条件上升到了相当的高度。1975年,中国第一批登山者去攀登珠峰的时候也同样条件十分简陋。他们所有这些人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有胆识有能力的优秀登山者。

而如今,许多人身披成千上万的冲锋衣和里层衣物,但是仅仅去爬爬简单的山峰,就将装备遗弃一旁,等待第二年的登山,第二年可能喜新厌旧,二手卖了老款,又添钱买新款。周而复始,永远没法快乐。

如果是一直这么物质的话,没有人可以真正的享受雪山的乐趣(当然不止登山)。登山本身就是一种接近自然,感受自然和生命的运动,如果带着浓重的铜臭味去登山的话(尽管如今登山里产业链分工明确),那我相信是对山的不敬,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而且也没什么人可以显摆的,就算是显摆的话,也是人比人气死人。所以综上所述,严肃的告诫自己无论何时千万不要把理想和金钱扯上太大关系。让爱好更纯净。


  • 让铜臭味见鬼去,得整个真诚质朴的开心快乐(^。^)

  • 有时候身不由己,所以锻炼一个强大的内心很重要。

  • 到底人生应该持什么样的态度和拥有怎样的价值观才是正确的?这件事情很多的大人都还没搞清楚。

    事实上这个问题本身是有问题的,价值观是无所谓正确和错误的,当然反社会、反人类的极端之流不在此列。打个比方说有些人省吃俭用为为到影院看场经典的电影或听场音乐会,认为精神的营养比较有价值。另一些人却宁愿拿这个钱去吃顿大餐或买件花衣服,认为这个比较实在、有价值。这两种不同的情况不能说谁对谁错,价值取向不同而已。如果硬说谁对谁不对的话,那是因为你在用你自已的价值观作为参照而作判断。

    说价值观,很多人一定第一个想到的是钱吧!对,金钱是一种特殊的商品。

    人们可以用这个商品去换其它的商品,我们很多的价值直接或间接需要透过金钱这个东西去实现,这样就显得金钱很重要了。我则以为金钱这个东西我们是应该辨证的去看待的,我既不推崇「我视金钱如粪土」的假清高,也不建议把金钱看得太重,人生中还是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如高尚的人格、真挚的友谊、甜蜜的爱情、父母的亲情等都是金钱不可及的。我们要同时享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物质生活是我们的基本生活条件,必须的,而精神生活是支配人生的路标。

    现在我才这么认为的,年轻的时候不会这样想。http://justyy.com/archives/19628

  • 还有一句:理想,可以不能实现,但是不能没有。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