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记事2012.11.26

记事2012.11.26

这段时间有些烦躁,总跟她抱怨身边大小事物,手机没用邮箱没开,世界里就那么几个人。

昨儿晚上三点半才睡,还睁眼瞎躺了半个小时。今儿早上又赶在闹钟前醒来,没一点儿睡意。又冷又饿又难受,那感觉,着实就像那次从格尔木回西安——我和公鸡挤在火车厕所里熬两宿的感觉。

坐在床上回神儿,昨晚开着窗户忘了关。肚子右侧隐隐作痛,偏头痛也犯。看看自己的手臂,感觉像几根干柴纠缠在一起,手和脚就像是刚用冰水浸泡过一样,镜子里的自己就像一具死了有几天的尸体。这段时间体重掉了10斤,懒到午饭都让同事捎带。前两天从光谷广场往家跑步,3公里一过就十分喘,今儿老胡跟我说正常人能用70岁的力气,估计我30岁就完了。我最怕的就是别人提到身体、早衰一类关键词,但是这类词儿近来频繁出现在我生活里。

Kwanss正纠结于喜欢的一个外国姑娘,成绩什么的都受了影响,也处于烦躁的状态,我跟他说:等过后你回头想起这事儿就觉得特有意思,所以什么我都鼓励他去争取,年轻时能拼命去追一姑娘老了也好和朋友吹牛皮给孩子讲故事。我觉得他们的故事里有个挺有趣的点儿,女孩热衷于慈善事业,他不久前在她的慈善网站匿名捐了100刀,不过后来因为信用卡支付原因所以还是知道了款项来自谁,这要是一直隐瞒下去那着实美好。想起了《战争之王》里尼古拉斯扮演的丈夫偷偷购买妻子的画作藏起来,让妻子有继续创作的动力,如是镜头在很多电影里也都出现过。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