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灯塔

灯塔

已经被许多人评论说我不留在北京跑到武汉工作是个错误选择。就当是自己又来体验一个新的城市吧,这一年到过不少城市,加从小到大都自己一人,所以这回就算自己一个人呆在85平米,氛围像唐山大多数社区那样冷清的地方也感觉不到一点不自在。

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完全没了当初第一次毫无压力落足于昆明时,看车牌的城市简写都会兴奋好一阵的情感。有的仅仅是淡然的心态。九点工作,六点下班。我也成了一个正常人。我突然想起来大猫曾经跟我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猫: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我:计算机方面的。

猫:坐班吗?还是比较自由的?

我:不知道什么叫坐班,有工作地点按时上下班就是了。

猫:这就是坐班了,待遇不错吧,我真没想到你会去上班了,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比较自由的工作方式。

后来我怎么回答已经不重要了,说实话当时我难受了好一阵。我的生活里充满了太多丑陋、污秽的东西。我总用小白那段来勉励自己:

一天一台电脑下决心要运行自己的程序,他就必须先停下来。这时他会看着周围所有电脑依然在高速运行甚至嘲笑他怎么不动了,然后把他远远地甩在后面。而他,要慢慢开始学习自己编程,这个过程很漫长很痛苦,因为从没有人教过他。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只有少数人在运行自己的程序。

我感觉我生活在了错误的环境和时间。我感到无所畏惧,无论是窘境还是黑暗,孤独是我的手杖,失去了它我寸步难行,只是暂时我还望不见那座灯塔。我觉得我天生适合独处。蜕变、转型是迟早的事情,在我心里他们早已近在咫尺。但无奈于暂时摆脱不了社会生活的物质面,这社会、这年头,连通往理想的桥也需要斥巨资去修建。如果没有什么成就,得到朋友的支持都是一件难事。完全理想化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一直试图变成这样一个人,不过越是这样你发现你离你不爱的那些东西越近。那些东西从前对于你来说,除了唾弃还是唾弃。

这一年头里正如之前那老僧人预测的那样,确实有贵人相助。可能没有他们的话我的命都没了。如果成长不指被社会化的程度,我成长了许多,更加的坚强。如果成长指的是被社会化,我觉得我也成长了许多,只不过步伐一点都不坚定,处于“漂”的状态,幸好我意识到了这点,至于能不能摆脱就是造化了。活着即是安好。坚守信念就是幸福。这么说,如今我两者具备。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