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老

北京越来越冷,前两天嘘嘘说哈尔滨也下雪了。身处于烦躁的人群中一直都感觉浑身不自在。这么过了一段时间,但也隐约的感觉到很快我又会脱离了。我常常和毛毛说起我对身边大小事物的看法,她就在旁边认真的听着。今儿走在路上我说:我觉得我会老得比很多人快。

毛毛昨儿来北京,小彭生病、Simmy在家做饭我们就过去了。正好崔天琪和几个朋友都在,后来琪琪还唱了两首,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Simmy之前点评一朋友的时候如此直接,我和女友都觉得唱得是真好,毛毛还拿起手机录了下来。但是小彭老师还是不断的在旁边严词批评。晚上几个人凑一块儿在Simmy家里涮火锅玩儿杀人游戏,几个人玩儿的不亦乐乎,好久没这样的感觉了——心突然又被填满。毛毛被北京地铁的人群吓到了,正如我初到北京时。北京一直以来都没给我什么好印象,以至于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何来到北京,不过好在至少接触了更多的事物,对很多事物又有了新的看法。我想回厦门,但是驱使我出来的也正是这种想在忙碌的城市体验的想法,总是处于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状态。

现在每次写着写着就烦躁,根本没什么想法,都是只言片语组合在一起,本身脱离了群体、孤立出来,有这样的状态显然也需要强大的心作为支撑,所以很多话藏在心里慢慢消化,很多思绪慢慢整理。暂时也没什么好写的。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