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你们救它啊!..”

“你们救它啊!..”

晚上和弟弟下楼吃饭,吃完后很反常的想在楼下的步行街散散步,往常没这个习惯。和弟弟朝步行街的广场走去,接近广场时,看到了远处一只白色的小狗躺在地上,然后看到一群人迅速的进行围观。

一小姑娘在一旁直跺脚,我和弟弟跑上去,听到小女孩在哀求旁边的人群救那只狗狗,旁边是木然的群众,只隐约听到有几个中年男人在旁边悠闲地指手画脚的和其他人分析猜测狗狗究竟怎么了。那是一只不到一个月大的白狐犬,我蹲在狗狗旁边问小女孩怎么了。小姑娘焦急的用重庆话给我解释刚才带狗狗出来玩儿,不知是不是误食了老鼠药。女孩儿的妈妈也在旁边焦急的看着狗狗。

我尝试去抱它,想带它去宠物医院。小女孩儿在旁边一直跟我说她自己不敢抱。第一次尝试抱的时候,小狗想去咬我,可能因为它现在非常不舒服,四条腿都伸的直直的,身体一直在颤动,嘴巴不断的往外流出白沫。旁边群众没一个想去碰它,但是他们却一直用令我恶心的重庆话催促我。我把狗用抓抱起来,问小女孩儿哪里有医院,小女孩儿和妈妈指着前面,比划着路线。

我抱着狗狗冲出了围观群众,朝着医院跑去,跑了差不多一公里,女孩儿一直跟在我后面不远处。途中我感觉狗狗抽搐的力量在慢慢的减弱,可能它意识到了我是想救它,也有可能是快不行了,我生怕它在我手中死去,想:如果它死在我手上,我将会怎样的难以面对。

到了医院,一个男医生悠闲地走过来,让我把它放在台子上,我放上去之后,小狗仍然抽搐并且来回痛苦地翻滚着。男医生不紧不慢的问那女女孩这狗晚饭喂了什么、刚才吐了什么、出来吃了什么,简单的几个问题反复问了无数遍。后来说是可能是一种病,可能得等到抽搐结束吃药,也可能活不了了,也有可能是吃了老鼠药,但是也要让它自己吐出来。

小女孩儿转着圈跺着脚哭哭啼啼地让医生救它,医生则不停地问着那些问过的话,跟我废话连篇解释,做着无用功,我问:

“你是不是现在也只能让它躺在这里抽搐,没有解决的办法呢”

“嗯,是撒”

我不想呆在那儿看着它继续抽搐,医生却束手无策,也不想呆在那儿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女孩儿和妈妈跟我道谢后,带弟弟先行离去。希望那只狗狗不会遭遇最坏的结果,就这么一瞬,我想法万千。其实我很理解女孩儿的心情,我家原本养了只萨摩耶,从小养到大。后来走丢了,妹妹如今也想养只狗狗,连续几周都在哀求妈妈,后来妈妈妥协说等她上了初中给她买。可能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也是经过了漫长的苦苦哀求,才得到的这只可爱的小狗吧,如今突然这样,换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如此一来,可能她以后也不会被允许喂养狗狗了。

往家里走的路上,刚吃得很饱,这么快跑了这么远,我才感到我的胃多不舒服。弟弟安慰我说:“没事儿,哥。咋说咱都尽力帮它一把了。”记得以前我给弟弟买了两只布丁仓鼠,弟弟给他们起名字,天天跟他们一起玩儿,餐餐不漏。有天回家,发现关仓鼠的笼门被它们打开,屋子的各个缝隙都没找到。阳台的门开着… 弟弟那次哭了一整个晚上。

我今天突然就想散步了。要没的话,那只狗狗可能会一直躺在地上,抽搐着望着周围冷漠的群众。小女孩会持续哭泣哀求他们,然后伤心地看着爱宠死去,从此对周围的人不抱有希望,那样的话,此事必是她生命中无数的冷漠中最冷漠的之一。我不知,他们是不敢救,还是不愿救。阿弥陀佛。

主人们下去遛狗的时候,还是把链子牵好吧。不然就注意平时多训练狗狗,不能乱吃东西,别把时间花在尽情的喂养上,这也是对狗狗负责的一种态度,你一生可以有很多狗狗,但是可能你就是每个狗狗的全世界。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