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从小就是漂泊的命

从小就是漂泊的命

关于工作:

每次跟我妈说起工作的事儿,她总质疑我说凭什么让那些大公司能看重你。我每次回复都一句话:“看不中就算了”。亦或者谈起钱了我就跟她说那句:“我跟你说,我们总是花很多的钱买那些我们根本不需要的东西,炫耀给我们不在意的人们看。你可以收起你的虚荣心吗,只要有方向可以在精神上愉悦自己。我觉得这辈子赚多少花多少挺好的。”

有时我会心里安慰:“看不中更好,那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去看那些我喜欢的了”。正是这些想法,曾经一个朋友在要高考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蔡克林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就算高考失败了也可以有很好的生活,也能追求我想要的”。我如实回答:“你就算高考失败了,你也可以有很好的生活,也能追求你想要的。”然后欣慰了很久,这种被人依靠的感觉真好。

睡眠和归属感:

最近睡觉都需要培养睡意,不像原来头一贴枕头就睡着。晚上夜长梦多,半夜总觉得睡得不是很踏实。我总结是这张床太硬了,枕头也不舒服,对于我一个遗传偏头痛患者来说,枕头的高度一向都有严格的要求,这也是我十分在意露营睡帐篷时拿什么东西当枕头。在厦门睡久了来重庆的家感觉不是很适应。实际上主要问题也不是这点,因为刚回来那段时间睡得挺好的。主要是最近有想不完的事儿。

很久没见小康在线了,刚跟他聊天问候。他问我:“你在哪儿”。我说:“重庆”。“往后呢”我说:“我想去北京工作,定居在北京。”他说:“你也开始北漂了啊。也真巧,你在厦门呆了几年,又要离开了。”

一想也是,我这两年跟谁提起来我的从前都会被开玩笑说我从小是漂大的。在哈尔滨出生,整个童年都在哈尔滨,初中来厦门,去重庆读了一段时间,又回到了厦门,开始了独立的生活。在厦门一共呆了七年之后,又要离开厦门,离开了熟悉的甚至骑车走过每条街道的厦门,无论白天黑夜的厦门。现在又要离开这个仍然感觉陌生的重庆。每当别人问起重庆究竟和我有何瓜葛的时候,我都不知如何解释,只得说:我妈之前来这里做生意,于是定居于此。其实我是普通人的话,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如此闷热、杂乱的城市,怎会有人选择这里。不过现在我也懒得和别人解释太多了,许多觉得让别人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的事情就选择一笑而过。

其实这么久了,我自己也没有对哪个城市有特别强烈的归属感,在我看来要有完整的家才能产生强烈的归属感,但是哪怕是最熟悉的厦门,也一直残缺的只剩我一人。尽管到遥远的西藏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者独自一人去很远的地方旅行。我也不会有一点想家想父母的感觉,时常觉得想父母是种奇怪的情感。只是偶尔会想起,不会夹杂别的情感在里面,特别是对父亲,几乎可有可无。这就很奇怪了,我可以对陌生人很快的倾诉内心,但是像我女朋友说的一样,她又是如此的没法理解我的臭脾气为什么仍然会有那么多愿意在困难时帮我的朋友,要我说,应该就是他们能感觉到我的真实感吧。

还有自由:

我相信如果能把每个人都关进监狱一段时间,再释放出来。相信人们被掠去自由的这段时间,当他们看饱了那些悲惨的人和事之后,会更加的珍惜自由,让他们往后可以更有意义的生存。至少他们会清楚自由对于许多人来说遥不可及。

我从小注定就是漂泊的命。可能在很长的一段人生部分中我都和许多人一样“居无定所”。小康说:自由也是个很高的境界啊。是啊,我一出生大概就注定了这辈子都在如此高的境界中周旋了。大概我的上辈子是个嬉皮士之类的人物了哈哈。

如果你认为快乐主要来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你就错了。上帝把快乐放在我们周围的每一件事中间。我们在能经历的任何事物里都能感受到快乐。人们要做的只是改变他们对事物的看法。——荒野生存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