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山

桌面上一直都是上次登三峰的时候拍摄的幺妹峰全景,尽管短期内登山计划看起来较遥远,但是一旦打开电脑看着桌面,总有一股力量在心底涌动。甚至滚石、雪崩等危险时常也出现在我的梦中,仿佛丧命是一种诱惑,而并非是冒险或者是探险。感觉自己虽然攀爬经验不丰富,但是已经能感觉到时常读到的那样自由自在的在冰岩中,攀爬、宿营,仿佛这样的生活已经并不遥远。

幺妹峰南坡

直到现在我还心里念着,连续两个月的坏天气,但当我步步贴近幺妹峰时,她却变得是如此的清晰可见。这必定是意味着什么

重庆持续的四十度高温让人难以忍受,这也是夏天不想来重庆的原因之一。前几天和家人一起去南川金佛山避暑。其实去之前我满心看不起,一直以来看的都是雪域高原、都是洁白的雪山、高耸入天的岩石。看着这些形同小山包的大山觉得相差甚远。不过我的心态也随着旅游车进山,慢慢的放正。一方面是和家人出来避暑旅游,就该心无旁骛,让家人切实的感到我很开心。(不过这次确实不是很开心,由于没有提前规划,所以有些地方很仓促。再者我一直以来都不是很喜欢这种如此商业化的景点。)再一方面我想起:我虔诚的认为,每座山都值得尊敬。前两天跟弟弟说起我去登四姑娘的时候的经历,弟弟拿幺妹峰开玩笑,我立马言辞阻止。仿佛如果我心里不虔诚的话,哪天我去尝试,可能像前人写的一样,幺妹抖抖肩膀就让我坠入万丈深渊,仿佛山就成了信仰。

写到这,突然想起多吉跟我说过,当初他路过梅里雪山看到日照金山,瞬间就掉了眼泪。我上次和小白去梅里雪山时,大清早带着三脚架去拍日照金山,但始终没露面,这也是常有的事儿。不过当时寒风迎面能感到几公里外云雾后面的山群有强大的力量,这可能也是上次我登上三峰时看到清晰可见的幺妹峰为何如此兴奋吧,仿佛填补了我心中的空缺。能想象多吉当初会感觉有多震撼。

接下来我要攒钱买一副技术冰爪,还有一双高山靴。然后再买一对小冰镐,我相信在70~90°,甚至仰角的情况下的技术攀登的日子不远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可能就放下一切,进山在短期内得到大量的练习技术的机会,而并非几个月半年才接触一次,那样的日子真好。

PS. 小白明信片收到了,照片很漂亮。希望你能多加训练,有朝一日一起攀登,也祝你申请顺利。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