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人在旅途 » 登山日记 » 纪念那些登山死去的人们

纪念那些登山死去的人们

我这两天正在策划着过些天去攀登“四姑娘山”的“三峰”,还需要准备一副岩塞和头盔,在这里备忘一下。

刚看新闻,又一位登山者在四姑娘的三峰死了,来自福建。之所以用“又”就是因为如今的我,确实像小简当初跟我聊天时说过的:“我觉得你离死亡很近”。确实,登山者离死亡都很近,特别是年轻的登山者。如果单是说这人死了,我觉得就当普通山难新闻看了,不过让我揪心的是这的背景:刚大学毕业,刚考上公务员,刚拿了第一份工资。跟父母谎称来看看雪山的,结果… 滑坠掉落了700米,砸死在了山脚下。

我妈妈很清楚登山的危险性,当然她也知道阻止不了我想做的事情。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比较喜欢挑战自己极限,追求自己爱好的人。她只指望着,一年不能去太多次,当成自己的爱好。去的话一定不能单人攀登雪山。这些,我如今已经诚恳的答应她了。因为我常回想起《126小时》里那手臂被残疾的他后悔自己没有把行程告诉家人。以及《荒野求生》里他一直逃避责任,刻意远离父母。我越来越觉得家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相比于爱好,她们要重要的多。而刻意对父母隐瞒、不顾劝阻,都是不负责任、幼稚的表现。一日为父,终身为父。

前一段时间严冬冬的死亡对我打击很大,我跟严冬冬素不相识,不过我的登山学习书籍就是他翻译的。而且他是个经验丰富的才子。我对这条信息感到极大的失落和惋惜。我一开始就知道登雪山有多危险,这些事件给我带来的反思主要不是让我进一步的了解登山有多危险,而是更进一步的反问自己那个很通俗的问题,即是:“你为什么登山呢”。我觉得,并非“因为山就在那里”,也不是为了玩儿命、炫耀。现在的我,没法用任何语句来解释我为什么要去登山,仅能用苍白的“这是我的爱好”来回答这个问题,以后有了更生动的想法,我会写出来的。

这几天总翻看严冬冬的微博,那份自己拟定的免责协议、那个纪念他朋友山难的视频,那段在大本营录制的俄国登山者们的弹唱。看着看着才猛然发觉这微博的持有者已经死去。我也仍经常翻看朋友传在优酷的两个美国人在冬季挑战8000+山峰的短片。每次看到这些我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能在几个月前我不知道他们的死去会带给登山者怎样的感受,但是这些天,每当想起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十分心酸。

总之,逝者安息。生者无须过多评论。我们只要虔诚祈祷他们走了,能到一个更好的世界。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