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霉气

霉气

经过了三个月的隐居一样的生活再次降落在这片看似安静但实则喧闹的城市。小白说当她回到家时一切都没变,很温馨。但我回家还真是感觉不到,家里漆黑一片,电因为3个月没有交被掐了。第一个想到给打电话的是德培,然后是前女朋友和小白。打电话给小白请她帮我在网上冲电费,之后等电,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还没有电,再次打电话给工作人员。这次的电话终于得以重视,不一会儿一个说话让我听起来特爽快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去楼下看看,肯定跳闸了。”

我真喜欢在我自己的电脑上打字的感觉,任何一台电脑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仿佛真的在跟你交谈一般。尽管伤痕累累,耳机孔被插的再也插不动了,但是表面还是被擦得一尘不染。我曾经跟我妈说,不用怕我饿死,有电脑在我身边,我就能给你变出钱来,那句话现在都记忆犹新。

如果单说在漆黑的夜里没一点灯光,那也没什么,我也不是女孩子,不怕黑。我曾经和小白在漆黑的山岭上赶路露营,那情形要比这恐怖几番,不过那时我也一点儿都不怕。但是下飞机之后的事儿就挺让我生气的了,机场分为两层,第一层是到达层,很多飞来的人都排着长队在此等候出租车,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二楼出发层很好打车,所以直奔2楼,但是在2楼打车时,一是已经很晚了,二是机场新立了个牌子,“监控录像,禁止出租车司机载客。”,所以我又回到了一楼的巨长的队伍中。半个小时之后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

枋湖。

啊?枋湖?!要不然你给我20块,不然我不跑,我等了很久才排队过来机场接人的啊!不然我在前面给你放下你打别的车子,我不收你的钱可不可以。

(我瞬间怒了,盯着他看)你认为在这儿能打到车么,给我拉出这么远然后你说不走?

可以可以,就拐角那里。

行,你再给我往前开一点到前面的马路上。

下车之后我把前门砸了,后门我都懒得关。这叫拒载,原本听市区里的出租车司机说,最讨厌的就是机场的出租车,很懒,大家都死等,他们不像市区里的司机一样自力更生,坐等吃的送到手里。枋湖怎么了?和机场距离不超过3公里又怎么了?你等了很久难道我大老远的过来不辛苦吗。后来又一辆出租车来了,结果给我说了相同的话,其实让我听不爽的不是不载我,而是“你给我20块钱我就走。”。我有钱我也不给你。我把前门摔了之后去后门取行李,在我砸前门的时候司机巨大的声音喊了一句:“你给我关门轻点啦,有钱花到我身上啊。”

我从后门探出头儿,“你再给我说一句?”,没声儿了。害得我下车之后背着大包提着箱子走了几公里去打车。

现在的机场司机真娇气…行了就这样吧,昨晚气着我了。我这段时间该正经点生活了。不过说实话正经了就不像我了,那就那样吧。有目标的走。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