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交通事件里的众生相

交通事件里的众生相

晚上看完《海盗电台》,闲暇无事决定下楼去骑骑车子。毕竟因为肌肉拉伤已经两天没有骑车了,所以对于骑行爱好者来说就像摄影师长时间不拍照一般,而我,恰好是摄影爱好者和骑行爱好者(或许还是更多的爱好者)所以一天到晚伺候这些家伙都身体力行。不得不说,《海盗电台》是个很棒的片子,我这些天选的片子都是豆瓣上高分榜拉下来的,都有从各个角度反映出社会的众生相,比如昨天看的《V字仇杀客》,今儿看的《海盗电台》,影片都从各角度批判当权者的政治态度和压迫人民的做法不容乐观,这两部电影都表现出了一个观点:人民会被压迫,但是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当权者的权利来自于人民,但是如果人民不满意统治,想要收回的话,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V字仇杀客》里有一句话我非常喜欢:“这个面具下不是肉体,而是一个思想,而思想是不怕子弹的。”

回归正题,看完《海盗电台》之后就骑着车子出了小区,刚一出小区就看到一辆斜放在公路上的轿车,当即我也就猜到了车头的情景,没错,一辆摩托车横倒在这辆轿车的前面。我之所以题目中写“事件”而不是“事故”,是因为显然这起交通意外没有造成任何一方的伤亡。开轿车的在车旁边站着,而骑摩托车的则一直打着电话,一方面给家里打电话。另一方面报警。我去的时候,这起事件刚刚发生。

两个都是女人,都差不多的年纪。都30多岁。值得一提的是,这开轿车(大众)的女人白领穿着、小三儿面孔、操着一口听了就让男人热血澎湃的标准的、好听的普通话。那骑摩托车的女人穿着黑色的外套,黑色的底裤,脚上配着一双和这身穿着不太搭的银色低跟鞋。一条裤腿拉起来,露出那仅有的擦破了一点皮的部位。这是处在社会中上层的女人,和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打工女,她们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听他们在那儿似吵非吵的我也就知道了,原来这辆轿车靠右从下坡往上坡前进,然后减速,打转向灯,然后左转想进入左边马路边的车库。而从上坡往下坡走的这辆摩托车口里说着没看到转向灯,减速并且撞在了轿车的前面。听那骑摩托车的女人口音是重庆那带的人。

其实事件很简单,但是有以下两点需要注意的:

  1. 厦门本市不允许这样的摩托车上路。
  2. 轿车需要开到前方可左转的地方,掉头,然后过马路,然后前行在马路的另一侧合法进入停车库,这样盲目的转,尽管打了转向灯,依旧是错误的行为。

看上面所说,也就是说,两者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多久,轿车女的老公来了,一个微胖男人,穿着随意,脚踏一双罗马凉鞋。那轿车女一看老公来了口音马上变了,抱着老公撒娇,然后话里也带刺的开始和摩托车女交涉。那摩托车女依旧拿着电话,但是还在不停地对轿车女说:“你那样转就是错的!”没过多久,一辆摩托车到来,不出意外的是:下车的是两个穿着破烂的打工仔。这就是摩托车女的家属。下来之后就去看那个摩托车女的腿部是否有怎么样。(根据故事发展也能猜测这时候这两个打工的就在估计能敲诈多少钱了)

再不一会儿交警来了。那开轿车的女人在听交警处理的时候还不断的娇嗔着:“对啊,你看交警多专业啊。”那交警似乎打了定心剂和兴奋剂一般对着驾驶摩托车的女人大声吼叫着:“这种车子本来就不能上路,下次不要起这种车子了!”,如今已经完全看得出来交警偏向于开车的而不是骑车的了。到最后,交警让选择私了还是公办,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又有一种:“你们私了吧,没我们什么事儿了。”终于到了正题,那开摩托车的女人狮子大开口(但是很小声,很心虚),“她要赔我一千”。开轿车的女人和她男人笑着说,“那不可能,五百块你都别想要。你要是有伤的话我带你去看,看的话多少钱我们来出”,但显然摩托女知道去了医院也花不了多少医药费,就执意只要赔偿不去医院。

说实话,我当时也很鄙视的笑了,说来说去,不就是要钱么。交警也大声吼叫的说:“你不要太过分,我们处理这样事情天天看到的死人多得是,你这样的根本就没什么事情,要一千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然你叫交警干什么。”

扭来扭去,最终那开轿车的女人的男人说:“我看我给你们300元钱最合理。”那轿车女一听就来气了,但是我看得出来,她不生气,只是表现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摔了一下车门不一会儿又下来。那男人还哄着自己的老婆说:“也是你撞到人家了嘛。”

那骑摩托车的女人再三的说:“不给一千块钱就没完”,但是到最后也默认了300元就可以。摩托车女的“家属”接过300元钱,然后要递给那摩托女,但是那摩托女仍然掐着电话不知在给谁打电话,一脸被侮辱了的神情,也不接那300元钱。

开轿车的女人大力踩着油门儿就冲进了别墅区的停车库,消失在了夜色中。开摩托车的女人看没什么人了(我还坐在我的山地车上看热闹)接过钱,缓缓的上车,没有一瘸一拐,摩托车也没有任何坏点。我相信那摩托女和那两个打工的现在心里肯定说不出的喜悦。她骑上摩托车一脸镇定的走人,那两个打工仔一样的家人也缓缓的走了。

整个事件少不了围观者和凑热闹的,女司机就不断的向路人解说事件。我就搞不明白了,如果不心虚的话你跟别人废话有个屁用。再者,等了那么久,叫了交警、叫了家属,目的只有一个,要钱,你心虚我也心虚,那就比谁的气量大,再不就比谁的腰杆子硬。

一起事件中,骑摩托的犯贱,开车的装逼,交警屁用都没有。天朝之下,除了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真感情以外,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用金钱解决的。如果哪一天我们再次遇到这样的事件,交警可以及时赶到,并且一切根据制度来处理的话,那必定会深得人心,一切事件,一旦掺杂进了“情感”和其他变味儿的东西,那必定只有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