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身外之物

身外之物

这是一个关于我生命中数一数二亲切的四姨的片段。其实话要从很远的地方说起,但是也可以很精简。不久前,四姨得到了一笔钱,当然不是打砸抢烧来的。四姨用着伤痕累累的nokia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鉴于正好有闲钱,于是萌生了想买iphone的念头,今儿我带她去看,因为iphone5出现在即,所以iphone4已经完全断货(iphone5听说刚一出来会被炒到上万)。

我对手机的看法就是能打电话,能发信息,日常功能有,外表不太寒碜,就好。我对iphone的看法当然是:没有必要。一方面我知道这东西已经很多人有了,不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另一方面,中国的互联网上,哪怕是发布了一张大胸女明星的照片,都要被网民骂的够呛,更不用说这个在国外很流行大家认为很实质、但是却被一群中国人拿来认为是一种炫富的工具了,我在许多地方看到人再变着味儿骂拿iphone的人。

暂且不说被骂的那些是不是真的拿出来装逼了,这本身说起来就让我浑身痒痒。这世道,拿nokia或许会被人鄙视,但是拿iphone却会被嫉妒的人谩骂。或许moto或者htc这些相对来说小众化的才是硬道理吧。

四姨很早前认识了瑛阿姨,瑛阿姨所在是个相对中产阶级来说富裕的家庭(说白了,有钱人),自然有她的圈子。当四姨和瑛阿姨亲密无间了之后瑛阿姨介绍了很多圈子里的朋友给四姨(说白了,一群有钱人),在长期的环境压力下,四姨原本勤俭节约的性格也慢慢的开始改变,我很不想说我最亲爱的人是个嫌贫爱富的人,但是毕竟任何一个女人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会有那么一个想法:“为啥人家过的就那么好呢”。终于今晚买了港版的iphone4。看得出来她特开心。

回家,我们站在公交上,与所有没有iphone的人一样,我们依然是中产阶级,只是手上多了个身外之物,多了块虚荣心,脸上多了自信的笑。其他的,任何都没有改变。那白色的砖头事实上没有起到什么实质作用,在四姨的手上,仅仅是一个拿来打电话的工具。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