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相煎何太急

相煎何太急

“哎你说老二为人处事怎么这样呢,那儿就那两个姐妹儿怎么说也应该叫着啊,她眼里就有朋友。你说说…” 这是我听我四姨的第四遍申诉了,言语之刻薄令人结舌。其实本来没她什么事儿,但是有种效应在作怪。

事儿的究竟是这样:妈妈这头儿有六个亲姐妹,分别是我大姨、二姨、三姨、四姨、我母亲和我老(六)姨。二姨本来为人处事就是尖酸刻薄,不懂得人情世面,对待人好不好要取决于此人腰包是否充实,生活是否有底子。几个姐们儿对她都避而远之。

大姨、二姨、三姨和老姨现在都还在东北的老家,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但是比不起母亲和四姨的生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母亲和四姨在二姨眼里德高望重的原因之一。但是大姨、三姨和老姨这几个同城的亲姐们,反倒遭到二姨的冷眼相待。

这不,前两天二姨的女儿结婚,要嫁给一个有家室的老外。当时我就在想此事必定遭到周围这些人的小议论,这场景就有点像是,大杂院儿的女人、村里的女人,出了点儿啥事儿都前村传后村,只不过,这是在几个姐们儿里传罢了。

四姨是个从小照顾我的女人,和这几个姐们儿都相处的不错(当然我母亲和她从小玩儿到大,关系也是最好的),时常联系。不过二姨这事儿倒是被她说了不少风凉话。因为有事情没有回老家,所以我母亲和四姨就拖人捎彩礼,通过去参加的人知道了:二姨的宴席接了几万块。虽然这对我四姨来说并非大数目,但是或许是有这么个思想就是:我二姨平时为人尖酸刻薄但是接了这么多的彩礼显然不对味儿。所以一股醋味油然而生。导火索就来了:

前文说到我四姨对这几个姐妹儿关系都很不错,而且大姨、二姨、三姨、老姨都在老家。举办婚礼理当请这几位最沾亲带故的人,但是问题就是二姨婚宴是请了,但是婚宴前后的几次小请都是请的朋友,没叫这些姐妹儿,我四姨知道了可好。八卦的效应和女人的醋味儿两个结合起来是无比的叫人头疼的,这几次通话,分别有我大姨和四姨的、三姨和四姨的、母亲和四姨的、老姨和四姨的。没错儿,四姨成了一个纽带,也刚好这几天四姨在我这儿住。通话我也大致的了解,无非就是那几句话,把之前我二姨对待人如何冷漠,对待姐们儿如何无情都撤出来了。

比如:大姨很久前到二姨家,结果我二姨也没请吃个饭就走了。老姨几次被宴席冷漠…  我四姨对每个人说的话都像是要把我二姨的仅存的一点形象也一败涂地。但是我四姨和除了二姨的这几个姐妹儿又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大家都在自得其乐(说八卦容易让当事人内心刺激)。我在旁边听得非常闹心,女人的醋味儿如此重,哪怕当事人本身真的非常可恶,但是围观的这些类似于小市民的人,也不必如此逼人绝路吧。

太多姨了,故事有点乱。总之,在这个圈子里,一旦你做错事儿了,就不要再犯错,一旦你再犯。无论如何你的往事都会被提及,你都会在众人眼里形象一败涂地。女人的醋味儿和八卦的效应在这个时候就会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