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记 » 你是否甘心这样的生活

你是否甘心这样的生活

我生命中第二个母亲,是一个为我消磨时间到了令我自己都内心折服的女人。也是我最爱的女人。她是我妈的亲姐姐,自己有一个儿子,和丈夫离异。现在在重庆买了房子,安安静静的过着日子。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她就已经因为老公的蛮横无理和时常拳脚相加的变态心理离异,找了个老老实实的男人。我在上学时、我没在上学时。她天天都会在家里面呆着,没事儿就串串门儿,那时候在东北,热闹。后来上了初中,初中三年我都一直在厦门的学校读书,在这块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硬是每天买菜做饭洗衣拖地的和我踱过了整整3年。连我自己在学校都感觉闷的三年,她自己一个人在租来的房子里,白天随着电视的陪伴,晚上高兴的看着我吃饭,硬生生的度过来了,而且看不出来她会觉得无聊,交了三两个朋友,没事儿就去泡茶做客。我从小就叫她妈妈。妈和四姨常常对我说我很幸福,有俩妈。

不止一次我想过,男人的忍受能力和女人的根本没有可比性,这也是为什么常常听到“家庭主妇”而不是“家庭男主妇”。每天都像WinServer预先设置的自动化服务器部署一样,有规律的重复着那些这些家庭琐事洗衣拖地做饭。她们的喜好也令男人们不解,我甚至会认为她们生活的一点汁味都没有,如果是我的话,这样的生活会使我没有生活下去和前进的动力。

我曾经读到为什么外国男人喜欢中国女人,理由之一就是中国女人可以尽到外国女人做不到的无微不至,体贴。外国女人相对独立,也许是多年男尊女卑的思想也有可能是从原始社会到现在母性的继承,女人们就这样令人不解的生活着。

母亲喜欢看韩剧,喜欢没事儿做东西给我吃,也有洁癖。四姨和她差不了多少,家里从来都是一尘不染,我本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母亲该把时间花费到逛街,运动和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但显然她们像是过了需要这么做的年龄,年轻的时候就调皮,在屯子里玩儿够了打够了。走进了社会,爱逛街,爱打扮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切都经历过了,觉得这些事情再做就没意思了一样。岩峰说:“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最需要做的事情。年轻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谈恋爱、运动、游历。读书当然也需要,但以学业为主,适度为宜,特别不需要去啃那些晦涩难懂的屠龙之书。等到老了,谈不动恋爱,爬不动山水了,就可以去啃历史哲学了,而且这时候的理解也深。”

她们的存款已经可以够她们活下下辈子了,但是却还不断的唠叨着要找点儿事情做,不然这么花下去要怎么办。也是,可以理解,她们长期在家里消磨时间,多少也不甘于此。但是长期的消磨时间使她们不知觉中就使惰性膨胀。在不断催促自己和不断的拖沓中慢慢的使自己的性子也看似病态。

母亲一直想要一辆车,但是她却不舍得。待我说会给她买辆车的时候,她却总开玩笑的告诉我:“等你给我买车的时候,妈就开不了车咯。” 有时候我想,她们曾经如花似玉,虽不见老态,但是在她们的身上都看到了老了、对生活无奈的影子。也预知了她们以后百般无聊的生活。不知她们平静心态时,是否回忆过,是否为这些美丽的回忆掉泪过。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