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ircle

今儿要记录的低俗故事是从公园特派员那儿听来的,之所以叫这幼稚奇怪的名字,是因为朋友威胁我,说若是文章里提及了他的名字,以后就没有源源不断的低俗小故事了。我问他能不能用“爱逛公园的朋友”指代?他拒绝,甩给我了这么个傻兮兮的名字——公园特派员。

特派员有散步健身的习惯,晚上没事儿就去附近的公园散步,散步是情趣高雅的,一点儿也不低俗。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公园里交织在一起,广场舞的,鸟儿叫的,抽陀螺的… 在这雄浑壮观的交响曲中,有一种声音是他的最爱,那便是桥洞下传来的钥匙串儿摇动的声音。随声响看,往往可以看到一连串体型干瘪的老头儿排着队,虽然个个看起来年老体弱,但是眼里满是欲望,像饥渴的小鹿奔向甘泉,而甘泉便是桥洞下的暗娼。每隔一俩分钟就走出一个慌张的老头儿,然后另一个老头儿进去,腰间钥匙链晃动的声响重新响起,桥洞下进进出出,时间长短像是这群老头儿进了桥洞下的麦当劳,点了份儿打包的双层吉士套餐,之所以是双层吉士套餐,是因为这套餐和暗娼的一次交流服务价格一致,听他说全国统一,童叟无欺。这故事后,钥匙的摇动声响变成了我们之间的梗儿,现在听到钥匙碰撞的声音,都能想到这个低俗的小故事。当然需要声明的是这位特派员不爱吃麦当劳。

后来有一回我俩去吃午饭,路遇鲜榨甘蔗汁,每杯十元,我买了一杯正喝着,他嘟囔着“真贵,那货卖三杯晚上就能去小树林了。” 然后我俩脑补了一个死循环,卖甘蔗的每天早起榨汁,晚上去公园的桥洞子里点麦当劳,然后服务员挣了钱给自己儿子,儿子有了钱又去买甘蔗汁。美其名曰,生命的轮回。Life Circle.

搓澡儿

南方的冬天简直能摧毁人的意志。待过的城市里,北京,哈尔滨再凛冽也觉着不过是寒风伤着了皮肤,厦门四季都宜人,而成都,重庆和武汉的冬天是冷到骨子里,尤其是重庆,成都的被子至少可以焐热,而重庆的被子哪怕睡了一宿,挪个身子仿佛还在冰箱里。

非常想念小时候在哈尔滨的日子,没事儿就跟舅舅去热腾腾的澡堂泡澡,服务生拿搓澡手套给搓的干干净净,身上的灰搓成一条条儿的掉下来,洗完后尽管觉着皮肤火辣,但又感到轻巧凉快,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从小我们一家就老开玩笑说来南方之后压根就没洗过干净的澡儿。澡池子里泡过澡后,一身膘肉的大叔们横七竖八的围着浴巾在大堂的躺椅上看电视或是睡觉,再点杯饮料就是一下午。那时候还小,阴茎上一根儿毛都没有,总被大叔们笑,我小时候又腼腆,红着脸遮遮掩掩像个小姑娘。照理来说这该是童年的一处阴影,但长大后却成了一个念想。想想现在回去就不会害臊了,也可以自在的泡在冒着热气的大池子里,光着屁股被服务员搓出身泥,然后躺椅上虚度时光了,哦不,这不是虚度,比起一些靠虚荣心去讨欢喜的情感来说,这种享受是扎扎实实的,就像做爱一样实在。嗯,去哈尔滨的别光去看冰雕了,应该脱光衣服和朋友去澡堂子里泡个澡儿,然后傍晚出来后下馆子整个杀猪菜儿,整盅白酒,这感觉放四川话就是“安逸”,在零下三十度的哈尔滨,这样你只能感到暖。

共 155 页123...最后 »